調查員改革協會 | 站長通報 | 內容

「成立廉政署之前,請先改革並善用調查局」—調改會對於廉政署成立議題的意見
作者:調改會 / 通告時間:2001/04/24
連日來關於成立廉政署之利弊得失、及調查局是否暗中阻撓廉政署組織條例等問題,引起了社會各界的關注與討論。「調查員改革協會」的成員大多數均為職司肅貪和掃除黑金的前線調查員,我們基於長期從事肅貪實務工作的經驗與立場,願向國人表達我們的看法和心聲。
調改會對於廉政署成立與否,並無敵意或偏見,惟抱持較為保留的態度。主要原因有三:

一、支持廉政署成立的理由有所偏差,尤其對調查局現有的肅貪能力和績效未能正確評價:
我們希望提醒大家:新政府掃除黑金成果斐然,法務部與陳定南部長因此贏得最高的施政滿意度和民意支持;而幕後的實際工作,是由誰在執行推動?顯然並非尚未成立的廉政署,而是現有既存的調查局。每一個肅貪黑金案件,從發掘線索、受理檢舉、研析資料、綜合案情,到搜索找罪證、偵訊攻心防、拘提逮嫌犯…,都是調查員們在幕後殫精竭慮、在最前線衝鋒陷陣。歷來每一個轟動社會的肅貪或黑金案件,無不是調查員的心血挹注堆砌而成。調查員憑藉著專業的偵查能力與豐富經驗,和檢察官的法律素養與獨立職權緊密配合,檢調共同努力,為新政府掃除黑金交出了亮麗的成績單。惟調查局的組織文化強調「無名英雄」,所以很容易為外界所忽略。在進行廉政體制的相關討論前,有必要請各界正視此一事實。
調查局從事肅貪工作已歷五十餘年,所累積的專業經驗和人才,在國內檢警執法單位中堪稱優異。而一年來政府高層命調查局全力投入打擊貪瀆掃除黑金之餘,又屢屢以「現行肅貪機制功能不佳、績效不彰」,做為推動廉政署的理由,令長年犧牲奉獻的調查員們情何以堪?許多基層同仁此際有所反彈,並非出於畏懼競爭,而是因為強烈感受到:調查員的貢獻和戰果並沒有被公正地評價。
社會上要求成立廉政署的呼聲,其來有自;就某一層面而言,無異於對調查局的肅貪績效並不滿意。我們對此不能推諉卸責,自應有所反省。長年以來,調查局除了受限於外部惡質政治文化、及情治屬性不明等大環境因素外,內部不合理績效配比與辦案制度的束縛,造成人力配置失衡、辦案效率降低,使調查員的肅貪能力無法完全發揮,尤其是調查局肅貪成效不能為國人滿意的主因。據保守估計,層層束縛之下,調查員的肅貪戰力僅能發揮至應有的百分之廿至三十。是以我們認為,政府若真有肅貪決心,應將調查局的組織再造與戰力釋放,列入施政優先項目,與廉政署的成立一併考量;如此現有既存的優秀肅貪人才和資源,才不會被浪費錯置,才能獲得最有效的發揮和運用。

二、肅貪之成功與否,端賴政府決心、法令配套、及輿論民意支持,與廉政署成立與否並無必然因果關係:
支持成立廉政署論者往往引用香港廉政公署、及新加坡反貪污調查局成功的前例,認為肅貪掃除黑金非有廉政署不足以成功,將「成立廉政署」與「掃除黑金」劃上等號,意謂若不支持廉政署,即是反對掃除黑金,即是黑金同路人云云。此種泛道德化的訴求,實在是將問題過度片面化與簡化。
實則香港與新加坡均具有殖民地的歷史背景與法制特性,其賦予廉政調查員直接搜索逮捕權,及對檢舉個案是否發動偵查的決定權,並有公務員財產來源不明罪、及舉證責任移轉予涉嫌人、秘密臥底調查員、多數調查員來自聘僱等法令制度等配合,可使用嚴厲手段迅速打擊貪瀆犯罪,成效自然良好,吾輩肅貪人員早已心嚮往之。然而上述香港廉政公署的法治面成功要素,在我國是否能夠順利立法推動?若我國無法賦予等同於香港廉政公署的肅貪法制利器,又如何能期待未來廉政署能有相同的成效?若政府能夠建立相同的肅貪法制,交由現行的檢調政風單位貫徹執行則足矣,又何需另外成立新單位?
再者,若謂現行肅貪績效不彰,非成立廉政署不足以肅貪;則何以新政府執政之後,在現有法令基礎上,憑藉調查局現有人員和資源,一樣能交出漂亮的掃除黑金成績單?很顯然地,肅貪成功與否的關鍵,除了上述法制面之外,更在於政府的政策和決心。執政者對涉案的高官權貴,是否有偵辦到底的決心?面對反彈抨擊,是否有堅持到底的勇氣?對檢警調等執法機關,是否能夠充分支持與授權,而不任意干預?執政者若有堅決態度與嚴正決心,配合以相關法制之修正、及民意輿論之支持,則現行檢察機關和調查局的資源和能力已足堪完成重任。香港新加坡之肅貪成功,也在於他們具備上述特定的環境因素與配套條件。肅貪之成敗,與某一特定單位的成立與否,其間顯無必然因果關係。

三、為達成肅清貪瀆、提昇國家競爭力的目標,尚有其他可行方案;成立廉政署並非唯一選擇,亦非最佳選擇:
廉政署成立之際,設職任官、編列預算、購置房舍車輛設備…等等,無不需要擴增員額耗用資源。吾人必須思考:在此國家財政困難、政府組織精簡再造之際,是否有必要在缺乏法制配套措施之下,成立另一個功能重複、且成功機會尚在未定之天的新單位?是否有其他更迅捷、更經濟、更有效率的方式,可達成肅清貪瀆、提昇國家競爭力的目標?
實則在前任政府連內閣、蕭內閣時代,對於廉政署成立問題,早已經過行政院多次詳細研究,最後結論多為:「和調查局功能重疊,有疊床架屋之虞;只要加強調查局原有肅貪功能即可,無需將資源和人力重複配置造成浪費」;直至今日,上述觀點仍有其參考價值。調改會願以第一線肅貪實務工作者的立場,在此負責任地指出:只要政府願意對於調查局的組織制度現況深入加以瞭解研究,並慎選適任首長,責成其拿出魄力徹底改革,改正現行績效評比、辦案制度、與人力配置等方面缺失,釋放出調查員被壓抑束縛的精銳戰力,則以調查員之優秀素質、與累積五十餘年的豐富肅貪工作經驗,必定足以達成肅清貪瀆、澄清吏治的使命。如此不需編列預算增加員額,不需造成政府財政負擔;也不會出現疊床架屋、踩線爭功、惡性競爭等諸多後遺症;且變動幅度最小,見效見功最快;相信是除了成立廉政署之外,值得政府與立委諸公考慮採用的另一可行方案。

是以我們願誠摯地呼籲:政府在成立廉政署之前,請先改革並善用調查局。若調查局能達成相同的任務使命,顯然是新政府較有利的選擇

EMail
EMail
EMail
EMail
EMail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