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查員改革協會 | 新聞集錦 | 內容

國安局不可有不受忠誠查核的特權
資料來源 : 聯合報
轉貼2003/03/31 發表
聯合報社論
國安局不可有不受忠誠查核的特權

引起爭議的「公務人員忠誠及品德查核辦法」,雖然各界疑慮頗深,政府卻堅持實施;不料,由於國安局拒絕接受執行單位法務部調查局的忠誠查核,遂又出現了新的障礙。

眾所周知,此一「忠誠查核辦法」,源自於國安局人員不斷出紕漏,如人事主任潘希賢退休後赴大陸作生意,劉冠軍「黑吃黑」侵吞國安局非法帳戶裡的錢後從新竹南寮漁港潛逃出境等等,引致各界責難不斷;國安局乃推由行政院人事行政局出面,宣稱為加強國家安全而推動忠誠查核。如今,主張實施忠誠查核的國安局竟拒絕執行單位的查核,似乎說不過去。出最多忠誠紕漏的機關自己不接受忠誠查核,卻對其他機關所屬人員強力要求查核,甚至以是否接受查核來決定其人能否擔任某些職位;不公之事,莫此為甚!

其實,若從國家安全的角度來看,國安局正是最需要接受忠誠查核的單位,而且必須由其他機關來查核。因為,國安局所從事者主要是對中共的情治安全工作,其人員與中共方面接觸極多,這也就是為什麼許多國安局退休人員跑到大陸利用過去人脈作生意的原因。情勢如此,能不接受查核嗎?再者,依過去潘希賢和劉冠軍案的經驗,國安局每次出現弊端,都會有內部互鬥、掩飾、對調查工作扯皮的情形,若不接受其他機關的查核,豈能建立公信?

從情治機關的工作特性看,由於多半暗中進行且賦予甚大權力,最容易發生舞弊;因此,對情治機關的監督,以及情治機關相互間的交叉監控和佈建、查核,乃是必要安全機制。但是,當前的國安會和國安局組織法,卻將國安局規定成統籌全部行政院所屬各情治機關的「老大哥」,國安局以違憲、逾憲取得了此一權力,並據以「督導」其他機關,遂演成了國安局不受監督,只向總統負責的歧態,因而極易成為種種弊端孳生的處所。如今若推行公務員忠誠查核工作,而由調查局執行,正好可藉其他情治機關的交互監控,彌補制度上的缺陷,則國安局豈可拒絕查核?

媒體報導中指出,國安局基於「老大哥」心態,所以幾經行政院開會協調,都不接受調查局的忠誠查核;甚至有謂國安局為了打擊調查局,故意洩漏調查局在立法院的佈建工作云云。國安局有無故意洩漏調查局佈建工作以打擊調查局,外界難知究竟;倘若屬實,當然是非常嚴重的問題,必須徹底查究。但國安局有「老大哥」心態,則是十分顯然的;過去國安局長即曾在公開場合,直斥調查局從事弊案調查工作為「不務正業」,並要求調查局必須將工作重心置於政治偵防和安全工作;至於調查局長人選,國安局長更經常與法務部長爭執,且勝利者往往是國安局長。在這種情況下,國安局基於心態問題不肯接受調查局的查核,猶不僅是本位主義作祟,而簡直是過分膨脹其特權了。

無論從什麼角度看,國安局都較其他政府機關更應接受調查局的查核。國安局是憲政上的畸形機構,且與「敵」、「外」接觸最多,倘竟擁有不必受其他機關忠誠查核的特權,則國家安全網根本就不完整,推行忠誠查核的意義又何在?

若將公務人員的忠誠和品德查核,視為國家安全工作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在制度設計上即不容出現漏洞;且愈是接近中樞的機構,其忠誠查核愈應受到重視。此不但是為了保障國家的安全,亦是為了保障中樞的安全。如若不然,則忠誠查核工作難免流為權力的擴張,製造出更多的對立和國家安全的漏洞。

【2003/03/23 聯合報】

看法內容
david yen   在 2004/04/03 發表
you are right
EMail
EMail
EMail
EMail
EMail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