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查員改革協會
[火線話題] [新鮮人專區]
亞洲時代股份有限公司違反銀行法(吸金一案)

桃園市 亞洲時代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負責人張書瑋,實際負責人陳建仲,對外號稱集團總裁,該公司於101/12月及103/02遭調查局以違反銀行法等搜索,亞洲時代股份有限公司於99年成立於高雄,最早以亞洲寵物有限公司登錄,於100年轉登錄桃園營運,後改名為亞洲時代股份有限公司,實際負責人陳建仲原服務鼎立集團,他以亞洲時代股份有限公司借款憑證及股票對外吸收資金,並支付每月1-1.5 利息,兩年期滿後返還本金,於102/12前對外已吸收約三億七千餘萬,並於103年另成立翔準投資股份有限公司續行吸金業務,於103/12月發生跳票,翔準公司亦已吸金ㄧ億七千餘萬,合計兩公司吸金五億餘元.跳票前之102/09起陳建仲及台可居股份有限公司與亞洲時代股份有限公司 張書瑋共同於民間借貸約一億餘元,最大ㄧ筆借款約一億一千五百萬元微購買台中崇德路家樂福案,另以借款購買台中台灣大道辦公大樓,及桃園市新埔六街95號21樓資產,然後以前購買資產對外借款,並作為借款設定,前所購買資產均為借款購買,在對亞洲公司內部宣稱,公司預投資不動產,故須成立台可居股份有限公司,但台可居公司成立不足三個月即發生跳票,以上吸金ㄧ案,約有近兩億餘元帳目不清,疑與陳建仲利用人頭帳戶進行美其名海外投資,實為藏放資金有關,內並含前屏東市長容之浩引介之香港金融操作bg,容之浩誆稱投資可倍數回收,陳建仲即以個人名義投資約兩千餘萬,該投資案至今未為回流,另翔準投資股份有限公司以依戀愛旅公司股票對外吸金,後誆稱陳建仲境外股票已經投審會同意回台投資102/06,故對會員回收依戀愛旅公司股票102/05,但回收之依戀愛旅公司股票似被陳建仲再行販售吸金,造成股票多重販賣現象,最早對外號稱投資之翔合半導體,支付投資款分成拾餘期給付翔合公司,但股票販售之價格已提高近5倍於取得價格,其他亞洲時代集團投資之公司,大都每家只支付壹兩百萬最多不會投資超過五百萬,股權先行變更,但股款均未付齊,即對公司內部宣傳,集團又投資某某公司等,製造公司投資規模不斷擴大之假象,在對外吸金.以上之違法狀況,亦應北機組101/12約談偵辦無法尋得受害人,無法進行有效偵辦,故造成後續約四億元民間資金無辜損失,陳建仲為進行該案操作,本人未于台灣有任何不動產購置,似已佈局後續違反銀行法最多被判3-7年刑期,服役完畢,只要自身無任何資產,受害者永遠無法求償,然他及其家人即可舒服享受前之犯罪所得.所有受害者應成立自救會,以司法程序爭取應有之保障.

》=====以下為十則最新回應========《


由 司法人 於 : 2017/04/27 13:41 回應

亞洲時代公司違反銀行法起訴以後,院方至今快一年未有實質進度,連被害者都未通知開庭?陳建仲戶籍地在台灣在台中兩件刑案,一件背信已服刑快出獄,一件詐欺一審已判刑。不知道桃園地院,為何無法速審宣判?

由 司法人 於 : 2017/04/23 16:35 回應

台灣北青國際有限公司 現在負責人 凌淑如,為依戀探索承德旅館董事周執中的母親。也就是前常進出亞洲時代公司找陳建仲周顧問的太太。

由 司法人 於 : 2017/04/23 02:08 回應

八達通國際有限公司 營業項目含租車項次,代表亞洲時代陳建仲 將投資台灣大哥大租車的股金 私下隱匿藏於八達通國際有限公司
亞洲時代控股集團-關係企業
趴趴go機場接送租車(台灣大哥大租車有限公司)關係企業-亞洲時代控股集團 、亞洲時代股份有限公司 、翔合化合物半導體股份有限公司 、極大生活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康訊科技(3674)股份有限公司 、英美達國際股份有限公司 、馥寶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力鴻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依戀愛旅股份有限公司 、翔舜光電股份有限公司 、金美樂國際股份有限公司 、asia time holding inc(cayman) 、capifal prae limited(samoa) 、廈門鑫資元投資管理有限 公司

由 司法人 於 : 2017/04/23 01:11 回應

統一編號69552941
公司狀況核准設立 (備註)
公司名稱八達通國際有限公司
「工商憑證申請」 「工商憑證開卡」 「廠商英文名稱查詢(限經營出進口或買賣業務者)」
資本總額(元)1,000,000
代表人姓名楊心怡
公司所在地桃園市桃園區明德街13巷2號 
登記機關桃園市政府
核准設立日期 105年12月08日
最後核准變更日期

由 司法人 於 : 2017/04/23 01:05 回應

第一任 負責人 許議濃 變更為 楊心怡(陳建仲 太太)。(105/12變更)
現 負責人 楊心怡 變更為 凌淑如 資料如下:這公司握有依戀探索承德旅館開立一仟多萬本票(已經法院裁判確定)。

統一編號53523127
公司狀況核准設立 (備註)
公司名稱台灣北青國際有限公司
「工商憑證申請」 「工商憑證開卡」 「廠商英文名稱查詢(限經營出進口或買賣業務者)」
資本總額(元)2,000,000
代表人姓名凌淑如
公司所在地臺北市內湖區洲子街181號3樓 
登記機關臺北市政府
核准設立日期100年07月29日
最後核准變更日期106年04月13日
所營事業資料(新版所營事業代碼對照查詢)
f401010 國際貿易業
i103060 管理顧問業
ig02010 研究發展服務業
iz99990 其他工商服務業
zz99999 除許可業務外,得經營法令非禁止或限制之業務

由 司法人 於 : 2017/04/02 18:01 回應

續上篇之判決書內容

三、論罪科刑:
(一)被告行為後,刑法第339 條已於103 年6 月18日修正公布,並於同年6 月20日施行,將法定刑由原定之「5 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銀元)1 千元以下罰金」,提高為「5 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50萬元以下罰金」,經比較新舊法適用之結果,以被告行為時之刑法第339 條第1 項對被告較為有利,故依刑法第2 條第1 項前段之規定,自應適用被告行為時即修正前刑法第339 條第1 項之規定。
(二)核被告所為,係犯修正前刑法第339 條第1 項之詐欺取財罪。被告就上揭對告訴人詐取合計620 萬元財物之犯行,參照前揭說明,與證人張書瑋之間,具有犯意聯絡與行為分擔應論以共同正犯。

由 司法人 於 : 2017/03/30 17:25 回應

裁判字號】 105,易,643
【裁判日期】 1060322
【裁判案由】 詐欺
【裁判全文】
臺灣臺中地方法院刑事判決       105年度易字第643號
公 訴 人 臺灣臺中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被   告 陳建仲
輔 佐 人 楊心怡
第 三 人 亞洲時代股份有限公司
代 表 人 張書瑋
上列被告因詐欺案件,經檢察官提起公訴(104 年度偵字第1548
號),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陳建仲犯共同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參年。未扣案之犯罪所得
新臺幣陸佰貳拾萬元,均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
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犯罪事實
一、陳建仲係設於桃園市○○區○○○街00號22樓之亞洲時代股
份有限公司(下稱亞洲時代公司)實際負責人,而張書瑋則
為名義上之登記負責人,因顏惠莉於民國102 年間,向陳建
仲表示華南金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下稱華南金公司)所
有如附表編號1 至編號70所示不動產,以低於市價行情出售
,可合資購入該等不動產後,作為擔保品向金融機構融資等
語,陳建仲認有機可趁,雖明知自己與亞洲時代公司均無與
顏惠莉合夥的意思,但因欠缺購買該等不動產之自備款項,
乃與張書瑋共同基於意圖為自己不法所有之犯意聯絡,推由
張書瑋於102 年6 月25日,代表亞洲時代公司與顏惠莉簽訂
「買賣契約合夥協議書」,約定亞洲時代公司與顏惠莉合夥
購買華南金公司、曾淑琳所有如附表所示不動產,所有權一
人一半,並為共同借款人,由顏惠莉處理銀行貸款事宜,另
以雙方共同在銀行開立之帳戶,收取上開不動產之租金,支
付每月之貸款利息;陳建仲並當場將張書瑋已蓋妥亞洲時代
公司大小印章的土地登記申請書(已勾選抵押權設定的欄位
)、土地建築改良物抵押權設定書、建物標示清冊等資料,
交付予顏惠莉,以取信顏惠莉,其與亞洲時代公司將遵守「
買賣契約合夥協議書」履行合夥購買,並全權委由顏惠莉處
理貸款事宜等事項,致使顏惠莉陷於錯誤,而先後於102 年
7 月19日、同年9 月2 日,依陳建仲指示,分別匯款新臺幣
(下同)400 萬元、220 萬元,至陳建仲設於玉山銀行之帳
戶(帳號:0000000000000 號),陳建仲因而向顏惠莉詐得
合計620 萬元財物得逞,陳建仲並將其向顏惠莉詐得上開
620 萬元,用以充作向華南金公司購買附表所示不動產的部
分價款。嗣因亞洲時代公司購得附表所示不動產後,陳建仲
與張書瑋遲未依「買賣契約合夥協議書」,將所有權之一半
,辦理移轉登記至顏惠莉名下,經顏惠莉調取附表所示不動
產之登記謄本,發現陳建仲與張書瑋已將附表所示的不動產
,設定1 億3800萬元之最高限額抵押權予王金足、林健智、
林純如,以及設定7000萬元之最高限額抵押權予郭寶國,並
未依「買賣契約合夥協議書」的約定,委由顏惠莉辦理抵押
貸款,始知受騙。
二、案經顏惠莉訴由法務部調查局臺中市調查處移送臺灣臺中地
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偵查起訴。
理 由
一、按被告以外之人(包括證人、鑑定人、告訴人、被害人及共
同被告等)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刑事訴訟法第159 條之1
至之4 等四條之規定,然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
,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
者,亦得為證據;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
時,知有刑事訴訟法第159 條第1 項不得為證據之情形,而
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前項之同意,同法
第159 條之5 定有明文。立法意旨在於傳聞證據未經當事人
之反對詰問予以核實,原則上先予排除。惟若當事人已放棄
反對詰問權,於審判程序中表明同意該等傳聞證據可作為證
據;或於言詞辯論終結前未聲明異議,基於尊重當事人對傳
聞證據之處分權,及證據資料愈豐富,愈有助於真實發見之
理念,且強化言詞辯論主義,使訴訟程序得以順暢進行,上
開傳聞證據應均具有證據能力,不以未具備刑事訴訟法第15
9 條之1 至第159 條之4 所定情形為限(最高法院104 年度
第3 次刑事庭會議決議參照)。查本件以下所引用之被告以
外之人於審判外之供述證據,因被告陳建仲於本院準備程序
中,表示:同意作為證據等語(見本院卷(一)第128 頁反面)
,且被告於本院審判期日,亦未聲明異議,本院審酌上開供
述證據資料製作時之情況,並無不當取供及證明力明顯過低
之瑕疵,認以之作為證據應屬適當,揆諸前開規定,應認均
具證據能力。另本院以下援引之其餘非供述證據資料,檢察
官及被告於本院審理期間對該等資料之證據能力亦均不爭執
,且其中關於刑事訴訟法第164 條第2 項規定,證物如為文
書部分,係屬證物範圍。該等可為證據之文書,已經依法踐
行調查證據之程序,即提示或告以要旨,自具有證據能力,
併此敘明。
二、訊據被告固不否認其係亞洲時代公司的實際負責人,而告訴
人顏惠莉曾於102 年7 月19日、同年9 月2 日,先後匯款
400 萬元、220 萬元予其,且亞洲時代公司曾向華南金公司
與曾淑琳購買附表所示不動產等事實,惟矢口否認有何詐欺
取財之犯行,辯稱:伊不否認由張書瑋代表亞洲時代公司與
告訴人於102 年6 月25日簽訂的買賣合夥協議書是真的,但
伊對於張書瑋曾與告訴人簽訂該協議書,並不知情,應係告
訴人私底下找張書瑋簽立的,而告訴人先後匯款620 萬元予
伊,是基於借貸關係云云。惟查:
(一)被告為亞洲時代公司之實際負責人,並掌管亞洲時代公司的
財務,且被告確曾與告訴人約定,由亞洲時代公司與告訴人
共同出資購買附表所示土地,被告遂於102 年6 月25日指示
亞洲時代公司之登記負責人即張書瑋代表亞洲時代公司與告
訴人簽訂「買賣契約合夥協議書」,告訴人因而於102 年7
月18日、同年9 月2 日先後匯款合計620 萬元予被告等事實
,業據被告接受臺中市調查處人員詢問時,供稱:「(問:
經歷及現職?)答:‧‧於100 年設立亞洲時代股份有限公
司,負責投資事業部業務,102 年間擔任執行長(職稱為總
裁)迄今」、「(問:提示張書瑋與顏惠莉於102 年6 月25
日簽訂之買賣契約合夥協議書影本,這份協議書內容是否真
正?)答:是的」、「(問:前述張書瑋與顏惠莉簽訂之買
賣契約合夥協議書,是否除了前述向華南金資產管理公司購
得前述『臺中市○○區○○路0 段000 號b1之4 等70戶之建
物及其座落之土地』外,還包括以500 萬元價格,向曾淑玲
購買臺中市○○區○○路0 段000 號2 樓之32建物在內?)
答:是的,總共購買71筆不動產」、「(問:顏惠莉有無依
102 年6 月14日簽訂之買賣契約合夥協議書及你之指示,於
102 年7 月19日及同年9 月2 日,分別匯款400 萬元、220
萬元予你,作為共同購買前述71筆不動產之第一期款?)答
:有的,但是顏惠莉匯款該兩筆款項是支付共同購買前述71
筆不動產之第二期款」、「(問:雙方是否有簽立買賣契約
合夥協議書?)答:「是有簽立,刑事爭點整理狀(二)有說明
,原意是告訴人引薦購買不動產時,告知可以貸款」、「‧
‧關於臺中市調查處卷第17頁的買賣契約合夥協議書是真正
的,我不爭執」、「(問:亞洲時代公司你是實際負責人?
)答:是,整個財務都是由我處理,張書瑋並不清楚」等語
明確(見法務部調查局「臺中市調查處」卷宗【下稱臺中市
調處卷】第19頁、第21頁、本院卷(一)第24頁正、反面、第12
7 頁、第213 頁正、反面),核與告訴人指稱:「‧‧張書
瑋擔任亞洲時代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陳建仲擔任亞洲時代
公司總裁」、「我曾於102 年6 月25日,與亞洲時代公司董
事長張書瑋簽訂『買賣契約合夥協議書』,協議合夥向『華
南金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購買臺中市○○路0 段000 號
b1、631 號2 樓及b2和b3樓層100 個停車位,共4 樓層,總
價為新臺幣1 億2,000 萬元,其所有權各占一半,雙方也必
須各負責6000萬元價款,並約定購買後共同向華南銀行辦理
抵押借款,當天有前彰化縣北斗鎮長洪參民在場見證,並在
協議書內簽名」、「‧‧於102 年6 月25日與亞洲時代公司
簽訂協議書時,口頭約定由亞洲時代公司先付第一次頭期款
1,150 萬(含200 萬元訂金),由我來支付第二次頭期款。
亞洲時代公司有依照約定先付了200 萬元訂金給華南金資產
管理公司,之後我‧‧於102 年7 月19日及同年9 月2 日,
各匯款400 萬元、220 萬元予陳建仲於玉山銀行藝文分行(
位於桃園縣○○市○○0 街00號1 樓)之帳戶,作為購置前
述不動產之頭期款」、「(問:你有無出資1000萬元,證據
為何?)答:有。我有匯款,是匯給陳建仲的戶頭,我當初
要匯給亞洲時代,陳建仲叫我匯款到他戶頭,當初我有提出
兩張匯款資料,共為620 多萬元現金,分為400 萬元、220
萬元」、「‧‧‧本來是我跟另外的洪參民要合夥購買的,
結果後來因為華南金公司說可能他們要二成自備款其他用貸
款的,所以必須要由法人來購買比較好,個人購買貸不到八
成,所以我才會尋找亞洲時代公司負責人陳建仲說我們是不
是可以用這個方式,他也認為這樣很好,這樣他也可以多貸
一些錢出來處理公司,當時他們付不出利息,公司面臨倒閉
的狀況,被告就說好」、「(問:這件合夥買賣主要是跟被
告在談?)答:對,因為他是亞洲時代公司的實際負責人」
、「(問:亞洲時代公司登記負責人是誰?)答:掛名的是
張書瑋」、「(問:妳是否在102 年7 月19日、9 月2 日分
別匯款400 萬元、220 萬元到被告玉山銀行帳戶?)答:是
」、「(問:匯這兩筆款項的目的是做何使用?)答:這是
第二期款」等語(見臺中市調查處卷第1 頁至第2 頁、104
年度偵字第1548號偵查卷【下稱偵查卷】第19頁反面、本院
卷第(一)第175 頁、第177 頁),證人即洪參民證稱:「(問
:提示張書瑋、顏惠莉簽訂102 年6 月25日買賣契約合夥協
議書影本l 份。張書瑋、陳建仲2 人與顏惠莉簽訂『買賣契
約合夥協議書』,你是否在場擔任見證人,並在協議書上簽
名?)答:(經檢視後)是的,我在現場擔任見證人‧‧‧
102 年6 月25日當天,顏惠莉與亞洲時代公司董事長張書瑋
簽訂『買賣契約合夥協定書』,協議合夥向「華南金資產管
理公司」購置臺中市崇德路l 段635 號b1、631 號2 樓及b2
和b3樓層100 個停車位,共4 樓層,總價為新臺幣1 億
2,000 萬元,其所有權各佔一半、雙方也必須各負責6000萬
元價款,並約定購買後共同向華南銀行辦理抵押借款」、「
(問:崇德路的不動產究竟是誰要買?)答:是顏惠莉要跟
亞洲時代公司要合夥購買」、「就是約定這不動產一人一半
」、「(問:在102 年6 月25日顏惠莉跟亞洲時代公司負責
人張書瑋簽立針對台中市○○路○段000 號b1及631 號二樓
,還有約定一百個停車位之買賣契約合夥協議書簽約時,你
是否以見證人的立場在場?)答:有」、「(問:你當時是
否知道被告是亞洲時代公司的什麼職務?)答:總裁」、「
(問:登記負責人是誰?)答:張書瑋」、「(問:你們簽
合夥協議書時,張書瑋跟被告都知道購買系爭不動產另外一
半產權是要給顏惠莉?)答:對,都知道」、「(問:你是
否知道後來顏惠莉分別有於102 年7 月19日、102 年9 月2
日分別匯款400 萬元、220 萬元給被告?)答:有,我帶她
去匯的」等語(見臺中市調查處卷第5 頁反面、偵查卷第58
頁反面、本院卷(一)第182 頁反面、第183 頁反面至第184 頁
),以及證人即亞洲時代公司名義負責人張書瑋證稱:「我
認識顏惠莉及陳建仲,顏惠莉是英美達國際有限公司董事長
,我跟她有見過幾次面;陳建仲是亞洲時代公司總裁,也是
該公司實際的負責人,陳建仲是我剛出社會應徵第一份工作
時的主管,我也是應他的要求擔任亞洲時代公司的名義負責
人」、「(問:你為何要購買前述臺中市○○區○○路0 段
000 號bl之4 等70戶之建物及其座落之土地?預期之效益為
何?)答:這個是陳建仲跟顏惠莉或華南金資產管理公司接
洽的」、「(問:提示張書瑋與顏惠莉於102 年6 月25日簽
訂之買賣契約合夥協議書影本,該協議書內容是否真實?)
答:(經檢視後作答)確實是我和顏惠莉所簽訂的,當時陳
建仲也都在場,是陳建仲要求我代表亞洲時代公司負責人跟
她簽立的」、「我只是亞洲時代公司的名義負責人,平時也
沒有處理亞洲時代公司的財務、業務,實際負責人是陳建仲
,當時亞洲時代公司與顏惠莉、華南金資產管理公司簽約也
都是陳建仲叫我簽的,簽約的時候陳建仲也都在場」、「(
問:你算是空殼董事長?)答:是。我是人頭」、「(問:
公司實際決策者?)答:陳建仲」、「(問:提示買賣契約
合夥協議書,此是否是你所簽立的?)答:字是我寫的」、
「(問:你當時簽立合夥協議書時,當時陳建仲在場?)答
:我記得我是講說我是照陳建仲指示的。我簽任何文件時,
陳建仲都會在場」等語(見臺中市調查處卷第9 頁反面至第
11頁、偵查卷第57頁反面至第58頁),大致相符,並有買賣
契約合夥協議書、告訴人存摺影本、玉山銀行「存款憑條」
、國泰世華商業銀行「匯出匯款憑證」各1 份附卷可稽(見
臺中市調查處卷第4 頁、第53頁至第54頁、偵查卷第49頁)
,而堪認定。
(二)然被告事後以亞洲時代公司向華南金公司及曾淑玲購買並取
得附表所示不動產後,不僅未依前述買賣契約合夥協議書之
約定,將購入的不動產,按1/2 移轉登記予告訴人,更迄今
未償還告訴人任何款項一節,則經被告供稱:「(問:這71
筆不動產均為亞洲時代公司所買?)答:是」、「(問:你
事後既然逕以亞洲時代公司名義,購買前述71筆不動產,並
未依與顏惠莉簽訂之契約約定,登記其1/2 之所有權予顏惠
莉,而針對前述顏惠莉先行出資及墊付商場二樓清潔工程費
等部分,是否有返還及支付?)答:還沒有」、「(問:告
訴人匯款給你620 萬元,到現在也超過三年了,你總共還給
她多少錢?)答:一毛錢都沒有」等語明確(見偵查卷第17
頁、臺中市調處卷第22頁、本院卷(一)第213 頁反面),並經
告訴人證稱:「我只告他們兩人(指被告與張書瑋)詐欺」
、「(問:你是認為他們自始沒有要跟你一起合夥買房子?
)答:是。他們純粹是要騙我的錢,根本沒有要找我買房子
」等語(見偵查卷第52頁),以及證人洪參民證稱:「(問
:後來系爭不動產有無將一半產權登記給顏惠莉?)答:沒
有,他們亞洲時代公司沒有登記給她」等語甚詳(見本院卷
(一)第185 頁),並有亞洲時代公司與華南金公司簽訂之「不
動產買賣契約書」1 份、亞洲時代公司購買附表編號71所示
不動產所簽訂之不動產買賣契約書1 份、亞洲時代支付購買
附表編號71所示不動產之支票2 張,以及附表所示不動產之
登記謄本等資料在卷可憑(見本院卷(二)第8 頁至第15頁、10
4 年度核退字第54號偵查卷第27頁至第30頁、第32頁反面、
臺中市調查處卷第55頁至第267 頁),亦堪認定。
(三)被告於103 年5 月7 日第1 次接受臺中市調查處人員詢問時
,已坦承由證人張書瑋代表亞洲時代公司與告訴人簽訂的「
買賣契約合夥協議書」為真正(見臺中市調查處卷第21頁)
,已如前述,卻於同年8 月7 日第2 次接受臺中市調查處人
員詢問時,翻異前詞,改口辯稱:亞洲時代公司根本未曾與
告訴人簽訂「買賣契約合夥協議書」,告訴人提出的「買賣
契約合夥協議書」上的印章,與亞洲時代公司的印章不同,
該份「買賣契約合夥協議書」,應屬偽造云云(見臺中市調
查處卷第42頁反面)。然將亞洲時代公司與華南金公司簽訂
的「不動產買賣契約書」上所蓋亞洲時代公司與張書瑋的印
文(見本院卷(二)第8 頁、第15頁),與告訴人所提出之「買
賣契約合夥協議書」上所蓋「亞洲時代公司」與「張書瑋」
的印文,加以比對結果,即可輕易發現兩者的印文完全相同
,況且,證人張書瑋自始至終均承認告訴人提出之「買賣契
約合夥協議書」上的字,確實為其所簽署(見臺中市調查處
卷第10頁、偵查卷第57頁反面、第75頁反面、本院卷(一)第18
7 頁反面、第190 頁反面),足認告訴人提出之「買賣契約
合夥協議書」,確係真正,被告與證人張書瑋於本院審理時
,並明確陳述:「(問:提示告訴人顏惠莉提出之買賣契約
合夥協議書、抵押權設定契約書供被告與證人張書瑋閱覽,
對於這二份文書都是真正的,是否爭執?)被告陳建仲答:
對這二份文書是真正的沒有意見,上面的章都是亞洲時代公
司的大小章」、「證人張書瑋答:經比對確實都是真正的,
上面的章確實都是亞洲時代公司的章與我的章」等語在卷(
見本院卷(一)第190 頁反面至第191 頁),足認被告前揭辯稱
告訴人提出之「買賣契約合夥協議書」係屬偽造的說法,與
事實不符。是被告於接受檢察官偵訊時,則不再主張「買賣
契約合夥協議書」為偽造的說詞,進而改稱:因簽立「買賣
契約合夥協議書」時,伊不在現場,故對有簽署「買賣契約
合夥協議書」乙事,伊並不清楚,可能是告訴人私底下找張
書瑋簽的云云(見偵查卷第17頁反面),甚或表示:伊忘記
有無指示張書瑋與告訴人簽立「買賣契約合夥協議書」云云
(見偵查卷第74頁)。嗣因檢察官於偵查中向被告表示證人
張書瑋承認「買賣契約合夥協議書」的名字,確係由證人張
書瑋簽署,且證人張書瑋簽署任何文件,被告均會在場等語
,被告於本院105 年5 月19日第1 次準備程序時,即不再繼
續主張其對簽署「買賣契約合夥協議書」乙事,並不知情的
說法,而坦承確有簽署「買賣契約合夥協議書」乙事,僅辯
稱:簽立書面的目的,在於協議共同向銀行辦理貸款云云(
見本院卷(一)第24頁反面、第29頁),除了凸顯被告供詞反覆
,而顯不可採外,從被告先是否認「買賣契約合夥協議書」
的真正,到後來改口辯稱不知「買賣契約合夥協議書」的存
在,或將「買賣契約合夥協議書」的內容,曲解成共同辦理
融資,一再對其自己或亞洲時代公司依「買賣契約合夥協議
書」應負移轉附表所示不動產所有權之一半予告訴人之義務
,予以推諉,可見被告自始至終均無依照「買賣契約合夥協
議書」的內容,予以履行的意願。由此足認,被告簽立「買
賣契約合夥協議書」的目的,係以日後亞洲時代公司順利取
得附表所示不動產後,告訴人將可分得附表所示不動產所有
權1/2 之誘因,作為騙取告訴人支付購買價款的手段而已,
被告自始即具有意圖為自己不法所有之犯意,要屬無疑。
(四)被告雖曾以其當初的資金,即已足夠支應購買價款,不需告
訴人匯款的400 萬元與220 萬元,且告訴人匯款的時間為10
2 年7 月與同年9 月,與支付第二期款的時間有出入為由,
否認告訴人所匯合計620 萬元款項,與購買附表所示不動產
具有關連(見本院卷(二)第187 頁反面至第188 頁),無非係
以本院103 年度重訴字第639 號民事判決為據(見偵查卷第
60頁至第72頁)。然依被告於偵查及本院準備程序中供稱:
「因顏惠莉當初介紹買這些不動產時,告訴我他要用這些不
動產去融資,融資出來的錢顏惠莉有說一部份的錢她要用」
、「(問:是否有找顏惠莉一起合夥購買台中市崇德路這些
不動產? )答:是顏惠莉先找我的,因為當初我經營的公司
財務已經出現困難,而當初有人跟我說購買這些土地可以貸
款,所以我想買這些不動產,貸款出來剩下的給顏惠莉用的
」、「(問:你們當初究竟有無合夥買這些不動產?)答:
我個人沒有意願」、「(問:為何顏惠莉後來匯給你620 萬
元?)答:因為我當時有困難,一期款、二期款可能會有不
足,所以請她幫忙」、「(問:為何她還要幫忙?)答:因
為她可以用到貸款出來的錢」、「(問:為何你要貸款給顏
惠莉用?)答:當初要買這些不動產時,是顏惠莉說可以貸
款出來」、「(問:若可以貸款的話,你自己財務也有困難
,為何還要給顏惠莉使用?)答:有一部份我使用,另外一
部份由顏惠莉使用」、「本案的原意要用亞洲時代股份有限
公司的名義買這些不動產,告訴人跟我極力保證可以透過這
些不動產來辦理貸款,因為當時告訴人的公司與亞洲時代股
份有限公司都有資金上的需求‧‧‧我有向告訴人表示同意
貸得款項的一半可以供告訴人使用」等語(見偵查卷第17頁
反面、第74頁反面至第75頁、本院卷(一)第128 頁),顯示被
告當時經營的亞洲時代公司,亦處於財務困難的階段,被告
當初起意購買附表所示不動產的目的,係在於能透過附表所
示不動產,向金融機構貸得高額現金,供自己與告訴人使用
,對照證人張書瑋表示:「這個是陳建仲跟顏惠莉或華南金
資產管理公司接洽的,因為前述70筆不動產的總面積達2000
多坪,售價只有1 億1500萬元,平均每坪只有4 、5 萬元,
增值空間大,所以陳建仲才決定購買該等土地作為公司資產
」等語(見臺中市調查處卷第9 頁反面至第10頁),益證被
告最初購買附表所示不動產之目的,係著眼於附表所示不動
產的售價遠低於市價,以部分頭期款購得該等不動產後,期
望以市價行情向金融機構或他人取得貸款,以解決資金短缺
的問題,足認被告前揭辯稱自有資金已足以支付購買附表所
示不動產之價款,無需告訴人所匯620 萬元款項云云,顯與
事實不符。參酌卷內所附登記謄本等資料(見臺中市調查處
卷第55頁至第267 頁),被告以附表所示不動產向民間借貸
而設定擔保的債權金額高達2 億多元,此經證人張書瑋證稱
:「(問:你向華南金資產管理公司購得前述『臺中市○○
區○○路0 段000 號bl之4 等70戶之建物及其座落之土地』
後,有無將該70筆不動產共同設定擔保債權1 億3800萬元予
王金足、林健智、林純如,另設定共同擔保債權7000萬元予
郭寶國?)答:是的,確實有設定擔保債權1 億3800萬元予
王金足、林健智、林純如,實際只有向王金足等人借款1 億
1500萬元,這筆的設定抵押是陳建仲請我去辦理的,另外設
定共同擔保債權7000萬元予郭寶國的部分,是陳建仲拿自己
保管的公司印鑑去辦理設定抵押權的,實際上他向郭寶國借
貸的金額,我不清楚」等語明確(見臺中市調查處卷第10頁
),是被告透過附表所示不動產向民間借貸的金額,遠超出
亞洲時代公司向華南金公司購買附表所示不動產所應支付的
買價115,000,000 元(見本院卷(二)第8 頁),倘若被告自有
資金已足以支付買價,又何需向民間大舉如此龐大金額的債
務?是被告前揭辯稱其自有資金,已足以支付購買附表所示
不動產之買價云云,顯與事實不符,而無可採。
(五)再被告除於臺中市調查處人員詢問時與偵查中,均明確供稱
:「‧‧顏惠莉匯款該兩筆款項是支付共同購買前述71筆不
動產之第二期款」、「(問:為何顏惠莉後來匯給你620 萬
元?)答:因為我當時有困難,一期款、二期款可能會有不
足,所以讓她幫忙」、「(問:顏惠莉匯給你這二筆錢,作
為亞洲公司買賣崇德路不動產的款項?)答:是,但是頭期
款我已經先付了,這些是補不足的二期款」等語外(見臺中
市調查處卷第21頁、偵查卷第74頁反面),其於本院審理時
,亦不否認曾將告訴人匯入其玉山銀行帳戶的620 萬元,用
以支付購買附表所示不動產之價款,而表示:「(問:告訴
人曾在102 年7 月19日匯款400 萬元給你,又在102 年9 月
2 日匯款220 萬元給你是否事實?)答:是事實」、「(問
:告訴人所匯的款項共620 萬元,你是否拿來支付向華南金
資產管理公司購買台中市北屯區東峰段的70筆土地?)答:
我真的沒有把握」、「(問:提示法務部調查局卷第21頁,
即被告調查筆錄第4 頁,你之前在調查局曾陳述告訴人匯款
620 萬,是支付本案不動產的第二期款,當時陳述內容是否
正確?)答:應該有部份付在第二期款」、「(問:若告訴
人沒有跟你合夥購買本案不動產,她為何出錢幫你付第二期
款?)答:因為我剛剛有陳述,這個案子是我跟告訴人共同
努力以本案的不動產去辦理貸款,所以告訴人負擔購買本案
不動產的一些費用也是應該的」等語在卷(見本院卷(一)第21
3 頁反面),核與告訴人證稱:當初約定由亞洲時代公司支
付第一期款,由伊支付第二期款等語相符(見臺中市調查處
卷第1 頁反面),被告事後翻異前詞,依據民事判決的記載
,主張告訴人所匯款項,與購買附表所示不動產無關,顯屬
事後杜撰之詞,要無可採。
(六)依本院103 年度重訴字第639 號民事判決記載:「證人許瑤
士於本院結證稱:系爭70戶不動產買賣,被告公司(指亞洲
時代公司)最終有給付所有的價金(這些價金裡面有無顏惠
莉支付的價金?)這個買賣有履約保證,所有的價金都是匯
入履約保證專戶,依照履約保證專戶匯入的來源,都是亞洲
時代公司的名義。第二期款是在102 年10月11日匯入,也是
匯入到履約保證專戶裡面,匯了1150萬元,匯入人是亞洲時
代公司。伊不清楚原告跟被告公司是否有約定第二期款、第
三期款要怎麼付款。在第二期款於10月11日付款之前,被告
公司已經發生第二期款項給付不出來的情況,這期間伊有跟
陳建仲執行長電話聯繫,他給伊的答覆是說,被告公司可能
會放棄這個案子,打算讓我們公司沒收第一期款,陳建仲很
明確的告訴伊說,這個案子完全由顏惠莉董事長做接洽,但
是伊聯繫顏惠莉董事長之後,她表示要完成整筆的交易,在
此之後的付款及契約的進行,伊都是跟顏惠莉董事長接洽,
沒有再跟陳建仲直接接洽。又因本案的第三期尾款買方沒辦
法辦理銀行貸款,伊有跟張書瑋董事長電話接洽,他有承諾
第三期款要用現金給付的方式交付,後來在10月16日確實有
用現金的方式匯入履約保證專戶,總共有6 筆,之後在10月
31日辦理交屋時,張書瑋董事長有親自出面辦理交屋,並且
在交屋簽收單上由他本人蓋印。雙方在102 年10月11日有簽
訂增補契約,是由張書瑋董事長親自簽訂,在桃園亞洲時代
公司總公司簽訂,簽約日是記載102 年10月11日,但是實際
日期伊忘記了,簽約時陳建仲有在場,簽約原因就是因為買
方亞洲時代公司第二期款跟第三期款延遲給付,已經導致前
份不動產買賣契約書失效,伊代表公司跟顏惠莉董事長洽談
之後,他們還是有意要完成本案交易,買方承諾將於102 年
10月11日匯入第二期款項,在102 年10月31日前支付尾款,
後來確實也有依約支付等語」,以及證人許瑤士於偵查中證
稱:「因為亞洲時代在桃園,我都是以電話跟亞洲時代公司
聯繫,但是實際上整個買賣過程都是跟顏惠莉、洪參民接洽
,含支付第一次頭期款、後來第二次完稅款,他們有拖欠,
我是跟陳建仲聯繫,但是他叫我跟顏惠莉、洪參民聯繫,我
就跟顏惠莉聯繫,因為這筆款項違約很久,所以我就找顏惠
莉、洪參民處理,這筆款項後來有匯款入我們公司,是誰匯
款的我不清楚」等語(見偵查卷第54頁),足認亞洲時代公
司支付第1 期款後,因財務困難而拖延至102 年10月11日,
始行支付第2 期款,除了凸顯被告前揭辯稱其自有資金已足
以支付購買附表所示不動產價款一節,顯與事實不符外,依
證人許瑤士於偵查中及本院民事庭之證詞,顯示亞洲時代公
司拖延支付購買附表所示不動產之第2 期價款時,證人許瑤
士雖曾以電話聯繫被告處理,但被告一概推由告訴人負責,
因而證人許瑤士就買賣附表所示不動產的契約履行,均直接
與告訴人接洽,則告訴人匯款至被告設於金融機構帳戶,既
然係在亞洲時代公司給付第2 期款項之前,以告訴人匯款的
時間,乃亞洲時代公司拖欠第2 期款項,證人許瑤士向被告
催討無著,而改與告訴人聯繫之期間所發生,而籌措高達上
千萬元的款項,非一蹴可及,告訴人於此段期間提出合計62
0 萬元的資金,連同被告與亞洲時代公司的資金,整合成1
筆,而於102 年10月11日交付予華南金公司,尚難認與常情
有違,本院因而認被告依據本院的民事判決主張告訴人所匯
款項與附表所示不動產買賣無關,難認有據。況且,證人張
書瑋係接受被告的指示,代表亞洲時代公司簽署「買賣契約
合夥協議書」,業已認定如前,然依本院103 年度重訴字第
639 號民事判決記載「因本件張書瑋、陳建仲經通知均未到
庭,無從確認系爭合夥協議書之真正及其用意」等語(見偵
查卷第67頁反面),顯示被告與證人張書瑋以不出庭,而委
由律師到庭否認「買賣契約合夥協議書」之方式,妨害本院
民事庭認定正確的事實,因依前述,被告與證人張書瑋均已
自承「買賣契約合夥協議書」的真正,本院103 年度重訴字
639 號民事判決,確因告訴人未能舉證,而無法認定該「買
賣契約合夥協議書」為真,因該民事判決就告訴人是否與亞
洲時代公司簽立「買賣契約合夥協議書」的關鍵事實所為之
認定,因與實際情形不符,其事後的推論,即難期正確。本
院依據告訴人曾與亞洲時代公司簽立「買賣契約合夥協議書
」,且依證人許瑤士之證述內容,附表所示不動產係由告訴
人主動與其接洽,事後與亞洲時代公司簽約後,因亞洲時代
公司拖延支付第2 期款項,仍由告訴人與其接洽後續處理事
宜,則告訴人於此段期間支付予被告的款項,若非為履行「
買賣契約合夥協議書」,即無從予以合理解釋,故本院認被
告以告訴人匯款的時間點與支付第2 期款的時間不吻合為由
,否認告訴人所匯款項與附表所示不動產買賣有關,並無可
採。
(七)被告就告訴人何以先後匯款400 萬元、220 萬元至其金融機
構帳戶乙節,於接受臺中市調查處人員詢問時,先是坦承告
訴人匯款之目的,是用以支付共同購買附表所示不動產之第
2 期款(見臺中市調查處卷第21頁),後則改稱:「第1 筆
220 萬元是英美達公司與亞洲時代公司間的股東往來款項,
第2 筆400 萬元是我個人向前彰化縣北斗鎮長洪參民借貸的
‧‧‧均與本案買賣標的物無關」云云(見臺中市調查處卷
第43頁),嗣因於接受檢察官偵訊時,忘記其自己於臺中市
調查處人員的詢問時所為答辯內容,而再次承認告訴人所匯
620 萬元款項,係用以支付購買附表所示不動產之第2 期款
,而陳稱:「(問:對本件有何答辯?)答:我忘記上次我
回答什麼」、「(問:為何顏惠莉後來匯給你620 萬元? )
答:因為我當時有困難,一期款、二期款可能會有不足,所
以請她幫忙」、「(問:顏惠莉匯給你這二筆錢,作為亞洲
公司買賣崇德路不動產的款項?)答:是,但是頭期款我已
經先付了,這些是要補不足的二期款」等語(見偵查卷第74
頁正、反面),後於本院審理時,又再次翻異前詞,改口辯
稱:告訴人所匯620 萬元,乃其與告訴人之間的私人借貸云
云(見本院卷(一)第28頁、第127 頁正、反面)。經詢問被告
具體的借貸關係時,被告先供稱:「從101 年間初認識後,
因為告訴人公司經營不善,希望我有財力支援,從小額的數
十萬元到後來的百萬元,前後總共借貸金額400 萬元」云云
,經質以:「這部分有何證明?」,被告則答以:「因為告
訴人無法償還,所以就把借貸金額轉為股份,這部分就由會
計師來作業」云云(見本院卷(一)第127 頁反面),被告就告
訴人為何先後匯款400 萬元、220 萬元至其金融機構帳戶乙
事,說法一變再變,以致歷次說詞莫衷一是,被告並因而發
生忘記上一次說詞內容之窘境,足認被告所辯,無可採信。
依告訴人所提亞洲時代公司101 年及100 年12月31日的財務
報表附註,顯示亞洲時代公司投資告訴人所經營英美達國際
股份有限公司(下稱英美達公司)的金額為381 萬元(見10
4 年度偵字第1548號偵查卷第93頁、第97頁),依告訴人到
庭證稱:亞洲時代公司入股英美達公司後,英美達公司曾發
生半年未營業狀態,故從未分派紅利或盈餘予股東等語(見
本院卷(一)第180 頁反面至第181 頁),以及被告於本院準備
程序中陳稱:「‧‧因為當時告訴人的公司與亞洲時代股份
有限公司都有資金上的需求」等語(見本院卷(一)第128 頁)
,足認被告或亞洲時代公司入股告訴人經營之英美達公司後
,英美達因經營狀況不佳,而呈現資金短缺的狀態,衡情應
無可能分派任何盈餘或紅利予被告或亞洲時代公司。且以入
股金額381 萬元,每年可分得19萬餘元(即381 萬元的5‰)
至38萬元(即381 萬元的10‰ )之盈餘或紅利,已屬高投資
報酬率,絕無可能發生分派的盈餘或紅利超過投資金額而高
達620 萬元之理!另告訴人匯款予被告金額達620 萬元,與
亞洲時代公司投資金額381 萬元,並不吻合,顯非退還之股
款,被告復從未提出任何有關亞洲時代公司請求英美達公司
退還股款之證據資料,被告辯稱告訴人所匯款項,乃其與英
美達公司之股東往來,要屬無據。而被告於本院審理時辯稱
:「因為告訴人無法償還,所以就把借貸金額轉為股份,這
部分就由會計師來作業」等語(見本院卷(一)第127 頁反面)
,不僅完全無法解釋告訴人何以事後匯款620 萬元至其銀行
帳戶乙事,反而凸顯被告說詞的矛盾。蓋如被告於本院審理
時所辯,其借貸予英美達公司的金錢,因告訴人與英美達公
司無法償還,而將之轉換為亞洲時代公司對英美達公司的股
權,告訴人或英美達公司就更沒有匯款給被告的理由,益證
被告所辯不實。因告訴人於102 年7 月19日、102 年9 月2
日先後匯款之金額為400 萬元、220 萬元,已如前述,每次
匯款金額均超過百萬元,數額龐大,若為單純的金錢往來借
貸,衡情必會書立借據、約定償還日期、利息與擔保品,不
可能毫無緣由的突然借貸如此數額龐大金錢予被告,況且,
自102 年7 月19日、102 年9 月2 日交付款項予被告時起,
迄至本院於106 年1 月25日言詞辯論終結,相隔超過3 年,
被告竟然從未償還告訴人一分一毫,充分展現被告意在詐取
告訴人交付的620 萬元款項,自始至終均無歸還款項之意願
,換言之,不論被告係以借貸或履行「買賣契約合夥協議書
」為由,誘使告訴人匯款620 萬元,均無礙被告主觀上具有
詐欺取財之故意,被告以上開620 萬元乃其與告訴人之間的
借貸關係而生,進而否認具有詐欺取財之犯罪故意,自無可
採。
(八)至於被告於本院審理時辯稱:「買賣契約合夥協議書」所謂
「所有權一人一半」,其真意是指告訴人以附表所示不動產
辦理貸款之後,伊得以其在亞洲時代公司的權力,將申貸所
得款項,其中一半交由告訴人使用云云(見本院卷(一)第213
頁),凸顯被告對於「買賣契約合夥協議書」之存在,自始
即已知情,倘如其於偵查中所辯,該份「買賣契約合夥協議
書」係告訴人私底下找證人張書瑋簽署的,其又何能對該份
「買賣契約合夥協議書」的內容或真意,有所瞭解?益證被
告說詞反覆。參以,被告承認其於亞洲時代公司與華南金公
司簽訂買賣契約,購買附表所示不動產時,曾經在場,並始
終知情(見臺中市調查處卷第19頁至第20頁、第43頁、偵查
卷第17頁),然證人張書瑋代表亞洲時代公司與華南金公司
、訴外人曾淑琳簽訂不動產之買賣契約時,被告均未在該等
契約書面上留下任何署名,此有不動產買賣契約書2 份在卷
可憑(見本院卷(二)第8 頁至第15頁、104 年度核退字第54號
偵查卷第27頁至第30頁),足認證人張書瑋代表亞洲時代公
司與他人簽訂契約時,被告未必會在相關契約簽名,以擔任
見證人,則被告以其未在「買賣契約合夥協議書」簽名為由
,否認其知悉「買賣契約合夥協議書」的存在(見本院卷(二)
第188 頁),自屬無據。尤其依照證人張書瑋證稱:「(問
:提示張書瑋與顏惠莉於102 年6 月25日簽訂之買賣契約合
夥協議書影本,該協議書內容是否真實?)答:(經檢視後
作答)確實是我和顏惠莉所簽訂的,當時陳建仲也都在場,
是陳建仲要求我代表亞洲時代公司負責人跟她簽立的」、「
(問:你算是空殼董事長?)答:是。我是人頭」、「(問
:提示買賣契約合夥協議書,此是否是你所簽立的?)答:
字是我寫的」、「(問:你當時簽立合夥協議書時,當時陳
建仲在場?)答:我記得我是講說我是照陳建仲指示的。我
簽任何文件時,陳建仲都會在場」、「(問:(請求提示買
賣契約合夥協議書原本,簽名是否你簽的?)答:字的部分
是我寫的沒有錯」、「(問:當時簽協議書時,被告有無在
場?)答:我在公司的話,我簽任何文件一定需要被告在場
或是授權」等語(見臺中市調查處卷第10頁、偵查卷第57頁
反面至第58頁、本院卷(一)第187 頁反面),除了證明「買賣
契約合夥協議書」確係證人張書瑋代表亞洲時代公司與告訴
人簽訂,且證人張書瑋簽署「買賣契約合夥協議書」時,被
告亦在現場,而不可能不知悉「買賣契約合夥協議書」的存
在外,更凸顯證人張書瑋僅為亞洲時代公司之掛名負責人,
實際操控與決策者乃被告自己,對於此種涉及龐大利益的不
動產事件,證人張書瑋絕無可能在未經被告授權或指示下,
逕自以亞洲時代公司名義與告訴人簽署「買賣契約合夥協議
書」,益證被告辯稱其事先不知有「買賣契約合夥協議書」
一節,顯與事實不符。再依「買賣契約合夥協議書」有關「
合夥購置崇德路一段‧‧‧,其所有權一人一半‧‧‧此協
議書正式授權:銀行貸款相關事宜處理全權由顏惠莉董事長
處理」之記載(見臺中市調查處卷第4 頁),顯然明白約定
告訴人與亞洲時代公司合夥的事業,為購置附表所示不動產
,產權為一人一半,而協議的內容乃購得附表所示不動產後
之相關貸款,協議委由告訴人處理,被告前揭辯稱「買賣契
約合夥協議書」的真意係指申辦所得款項,告訴人與亞洲時
代公司一人一半,顯與「買賣契約合夥協議書」白紙黑字記
載的文義不符,而不可採。因究竟是合夥購買不動產,或受
託協助申辦貸款,並取得部分貸款,充作報酬,要屬不同的
兩事,並無相互混淆之虞,若告訴人與被告約定的內容,並
不涉及購買附表所示之不動產,豈會在「買賣契約合夥協議
書」記載「合夥購置」、「所有權」等字樣,足見被告為求
卸責,而刻意扭曲「買賣契約合夥協議書」的真意,要無可
採。
(九)依卷附有關亞洲時代公司與華南金公司簽訂之不動產買賣契
約書(見本院卷(二)第8 頁至第15頁),可明顯觀察到原來簽
署的日期為102 年6 月24日,其中日期為「24日」的部分,
事後曾遭塗改,變更為「25日」(見本院卷(二)第15頁),對
照本院103 年度重訴字第639 號民事判決有關「‧‧證人許
瑤士於本院結證稱:系爭70戶不動產買賣契約書是伊本人代
表華南金公司將合約正本攜往桃園市亞洲時代公司的總公司
辦理簽約,本公司函復給法院的第一個版本(按即簽約日為
102 年6 月24日)是舊版本,是公司經辦沒有仔細看清楚就
函復,第二個版本(本院按即簽約日為102 年6 月25日)才
是正確的版本。兩個版本的差別在於簽約日有經過修正,因
為依照合約的第3 條,第一期款必須在契約簽訂同時給付,
也就是第一期款給付日要跟契約的簽訂日同一天,因為實際
簽約日是在102 年6 月24日上午約10點半到11點半間完成簽
約,是在亞洲時代公司桃園總公司簽約,契約由張書瑋董事
長親自簽名,當天張書瑋是以亞洲時代公司的支票做為第一
期款的給付,但是當天沒辦法提示支票,張書瑋董事長承諾
隔天會用匯款的方式給付第一期款,迨25日確定他有匯款,
我們公司要求必須要跟契約的約定相符,所以我們公司授信
人員有跟張書瑋聯繫要修正契約書的簽約日期,請他回台中
時做修正蓋印,後來是由張書瑋親自到臺中華南金公司修改
日期,並蓋修正章,至於實際上張書瑋是哪一天來修正蓋印
已經不記得了等語」之記載(見偵查卷第65頁),可知上開
不動產買賣契約書之實際簽訂日期,確為102 年6 月24日,
嗣因亞洲時代公司給付第一期款的日期為102 年6 月25日,
為免產生亞洲時代公司給付第一期款的時間,與契約書記載
的簽約日不符,進而引發爭議,乃經契約當事人即亞洲時代
公司、華南金公司同意下,事後會同證人張書瑋修改簽約日
期為102 年6 月25日。對照告訴人提出的不動產買賣契約書
影本(見臺中市調查處卷第12頁至第16頁),記載簽約日期
為102 年6 月24日,應係華南金公司會同證人張書瑋修改簽
約日期前的版本,也就是證人張書瑋實際代表亞洲時代公司
與華南金公司簽約的日期,倘若告訴人並未曾與亞洲時代公
司約定一起合夥購買附表所示不動產,則亞洲時代公司與華
南金公司簽訂附表所示不動產之買賣契約書時,又何需影印
1 份交予告訴人?益證告訴人主張其曾與被告約定,與亞洲
時代公司合夥購買附表所示不動產,因而簽署「買賣契約合
夥協議書」之情節,應為事實。
(十)因證人張書瑋既然曾代表亞洲時代公司與告訴人簽署「買賣
契約合夥協議書」,其就亞洲時代公司曾承諾將購得如附表
所示不動產的其中一半,應移轉登記予告訴人乙事,自難諉
為不知。尤其「買賣契約合夥協議書」的記載內容,簡短而
明確,應可輕易閱覽明瞭,而該「買賣契約合夥協議書」的
內容,與亞洲時代及華南金公司簽訂的「不動產買賣契約書
」內容,均係有關附表所示不動產之買賣,且簽訂日期僅相
隔1 日,證人張書瑋既因代表亞洲時代公司簽約,而知悉亞
洲時代公司向華南金公司購買附表所示不動產,又豈有可能
獨對其曾代表亞洲時代公司向告訴人承諾合夥申購附表所示
不動產乙事,毫無記憶之理!足認證人張書瑋於臺中市調查
處證稱:伊依被告的指示,代表亞洲時代公司與告訴人簽訂
「買賣契約合夥協議書」等語(見臺中市調查處卷第10頁反
面),其事後否認知悉「買賣契約合夥協議書」,而表示對
「買賣契約合夥協議書」乙事,沒有什麼印象或記憶云云(
見偵查卷第57頁反面、本院卷(一)第187 頁反面),應屬推諉
之詞,而無可採。尤其,相較於亞洲時代公司與華南金公司
簽訂之不動產買賣契約書多達8 頁,規範內容極為繁複,證
人張書瑋代表亞洲時代公司與告訴人所簽訂的「買賣契約合
夥協議書」,僅有1 張,且內容單純而一目瞭然,被告如對
內容繁複的不動產買賣契約書,印象深刻,更無可能對「買
賣契約合夥協議書」,毫無印象之理!又證人張書瑋除代表
亞洲時代公司與告訴人簽訂「買賣契約合夥協議書」外,並
曾在空白的土地建物抵押權設定契約書上蓋用亞洲時代公司
與自己的印章後,由被告交付告訴人,以取信告訴人,將依
「買賣契約合夥協議書」之約定,以亞洲時代公司名義購得
附表所示不動產後,將所有權之一半移轉登記予告訴人,並
將附表所示不動產之抵押貸款事宜,全權委由告訴人處理,
除經告訴人於偵查及本院審理時證稱:「我當初認為條件不
夠所以他們又補了這一份土地抵押權設定契約書給我,是為
之後給我登記用的」、「我交錢給被告並非借貸,是雙方合
夥,所有權各自一半,被告有交付合夥協議書、抵押權設定
書給我」、「(問:妳在何時、何地,由何人交付蓋有亞洲
時代公司大小章的土地建物抵押權設定契約書給妳?)答:
102 年6 月25日我跟亞洲公司簽立賣契約合夥書時,張書瑋
簽了字及蓋了大小章之後拿給我的」、「(問:這份文件是
張書瑋交給妳的?)答:不是,是被告交給我的」等語綦詳
外(見偵查卷第19頁反面、本院卷(一)第24頁反面、第176 頁
反面至第177 頁),核與證人洪參民證稱:「(問:提示抵
押權設定契約書,有無見過?)答:有」、「(問:這是誰
拿出來的?)答:陳建仲拿給顏惠莉的,當時張書瑋也在場
,我也不知道為何要拿出這個,好像是要給顏惠莉安心的,
要叫顏惠莉趕快出錢」等語(見偵查卷第59頁),並有告訴
人提出已蓋用亞洲時代公司與張書瑋印章之土地登記申請書
(已勾選抵押權設定的欄位)、土地建築改良物抵押權設定
書、建物標示清冊等資料附卷可憑(見本院卷(二)第33頁至第
70頁),對照偵查卷第41頁所附亞洲時代公司的變更登記表
上,可以發現告訴人所提上開抵押權設定資料上所蓋用的印
章,與亞洲時代公司變更登記表上的印章,完全吻合,被告
與證人張書瑋亦均坦承告訴人所提上開抵押權設定資料上的
印章,確為亞洲時代公司的大小章無訛(見本院卷(一)第190
頁反面至第191 頁),證人張書瑋並曾於偵查中表示:「(
問:就本件不動產買賣簽約,陳建仲給你什麼指示?)答:
就是指示我簽立買賣契約及抵押權設定」等語明確(見偵查
卷第75頁反面),因亞洲時代公司與證人張書瑋的印章,非
被告或證人張書瑋以外之他人所能觸及,並參酌被告雖為亞
洲時代公司的實際負責人,但涉及以亞洲時代公司名義從事
的行為,不論是與華南金公司、告訴人或案外人曾淑琳簽訂
書面,被告均不會代替證人張書瑋簽名或用印之慣例,堪認
告訴人主張上開抵押權設定資料,係由證人張書瑋用印後,
由被告交付予告訴人收執一節,應為真實。再觀諸本院103
年度重訴字第639 號民事判決有關「二被告方面:‧‧‧(五)
原告(指告訴人)所提出土地登記申請書及抵押權設定契約
書,其上被告公司(指亞洲時代公司)及法定代理人張書瑋
之大小章,均是真正,是被告公司所交付‧‧‧被告公司信
任原告,委任她來處理貸款事宜,始交付土地登記申請書」
之記載(見偵查卷第63頁反面),除與證人張書瑋於偵查中
陳稱:「(問:就本件不動產買賣簽約,陳建仲給你什麼指
示?)答:就是指示我簽立買賣契約及抵押權設定」等語相
符外(見偵查卷第75頁反面),更與告訴人前揭指證內容,
不謀而合,是證人張書瑋對於其曾代表亞洲時代公司承諾委
由告訴人辦理附表所示不動產之貸款事宜,自難諉為不知。
從被告夥同證人張書瑋代表亞洲時代公司與華南金公司簽訂
購買附表所示不動產之買賣契約書後的隔日,就與告訴人簽
訂「買賣契約合夥協議書」,約定合夥一同出資,且約定取
得的不動產一人一半,不動產的貸款事宜,全權委由告訴人
處理,同時並出具已填妥抵押權設定事宜基本資料且蓋用亞
洲時代公司大小印章之土地登記書與抵押權設定書面,交由
告訴人收執的過程,足認證人張書瑋出具上開抵押權設定資
料後,經由被告交予告訴人收執之目的,在於誘使告訴人相
信被告與亞洲時代公司確會遵守「買賣契約合夥協議書」的
約定,益證告訴人前揭指證,確係事實,而證人張書瑋不但
與告訴人簽訂「買賣契約合夥協議書」,並將用以取信告訴
人的抵押權設定資料,透過被告交付予告訴人,顯已參與對
告訴人施以詐術之構成要件行為,而應與被告論以共同正犯
。參以,本院103 年度重訴字第639 號民事判決記載證人許
瑤士於本院民事庭證稱:‧‧又因本案的第三期尾款買方沒
辦法辦理銀行貸款,伊有跟張書瑋董事長電話接洽,他有承
諾第三期款要用現金給付的方式交付,後來在10月16日確實
有用現金的方式匯入履約保證專戶,總共有6 筆,之後在10
月31日辦理交屋時,張書瑋董事長有親自出面辦理交屋,並
且在交屋簽收單上由他本人蓋印。雙方在102 年10月11日有
簽訂增補契約,是由張書瑋董事長親自簽訂,在桃園亞洲時
代公司總公司簽訂,簽約日是記載102 年10月11日,但是實
際日期伊忘記了,簽約時陳建仲有在場,簽約原因就是因為
買方亞洲時代公司第二期款跟第三期款延遲給付,已經導致
前份不動產買賣契約書失效,伊代表公司跟顏惠莉董事長洽
談之後,他們還是有意要完成本案交易,買方承諾將於102
年10月11日匯入第二期款項,在102 年10月31日前支付尾款
,後來確實也有依約支付等語(見偵查卷第65頁反面至第66
頁),與證人張書瑋證稱:「(問:後來系爭不動產是登記
在亞洲時代公司名下?)答:是」、「(問:後來誰去辦理
抵押借款?)答:我去辦理」等語(見本院卷(一)第188 頁反
面),顯示證人張書瑋不僅參與102 年6 月24日與華南金公
司簽訂「不動產買賣契約書」,且就亞洲時代公司為履行「
不動產買賣契約」之過程,因拖延第二期與第三期價款的給
付,曾與告訴人洽談後,向華南金公司表達仍有意完成交易
,進而與華南金公司簽訂增補契約,事後證人張書瑋並就給
付第三期價款乙事,向證人許瑤士承諾會履行,且參與交屋
、辦理抵押貸款等程序,絕非如證人張書瑋於本院審理時表
示:伊代表亞洲時代公司與華南金公司簽訂「不動產買賣契
約書」後,就沒有再管這件事了云云(見本院卷(一)第189 頁
反面至第190 頁),證人張書瑋顯然對於附表所示不動產的
買賣過程,有所瞭解,並曾參與,則以其曾代表亞洲時代公
司與告訴人簽署「買賣契約合夥協議書」,並曾蓋印設定抵
押權資料予告訴人,後來並曾與告訴人洽談第二期價款給付
遲延等問題,證人張書瑋絕無可能對亞洲時代公司曾與告訴
人約定合夥購買附表所示不動產,並全權委由告訴人處理貸
款的事情,一無所悉,是證人張書瑋於偵查及本院審理時推
稱其對於被告或亞洲時代公司與告訴人間合夥購買附表所示
不動產乙事,均不知情云云,不過為其片面卸責之詞,要無
可採。本院因而認證人張書瑋就簽訂「買賣契約合夥協議書
」以誘騙告訴人支付附表所示不動產買賣價款乙事,與被告
之間,具有犯意聯絡,應論以共同正犯,公訴意旨認被告係
利用不知情的張書瑋簽訂「買賣契約合夥協議書」,尚與事
實不符,應予更正。
(十一)綜上所述,被告前揭所辯,均無可採,本案事證明確,被告
上揭共同詐欺取財之犯行,洵堪認定,應予依法論科。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 條第1 項前段,修正前刑法第
339 條第1 項,現行刑法第2 條第1 項前段、第2 項、第28條、
第38條之1 第1 項前段、第3 項,刑法施行法第1 條之1 第1 項
、第2 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吳星瑩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106 年 3 月 22 日
刑事第十庭 審判長法 官 劉柏駿
法 官 張文俊
法 官 高增泓
以上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如不服本判決應於收受判決後10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書狀,並應
敘述具體理由;其未敘述上訴理由者,應於上訴期間屆滿後20日
內向本院補提理由書(均須按他造當事人之人數附繕本)「切勿
逕送上級法院」。
書記官 張珮琦
中 華 民 國 106 年 3 月 22 日

由 司法人 於 : 2017/03/28 23:58 回應

【裁判字號】 106,訴,140
【裁判日期】 1060303
【裁判案由】 確認委任關係不存在
【裁判全文】
臺灣桃園地方法院民事裁定       106年度訴字第140號
原   告 吳宭萁
被   告 金美樂國際股份有限公司 (實為亞洲時代股份有限公司出資購買的公司)
法定代理人 楊心怡(原名:楊秀鳳)亞洲時代股份有限公司 陳建仲的太太
上列當事人間確認委任關係不存在事件,本院裁定如下:
主 文
本件應再開言詞辯論,並指定民國一0六年三月三十一日下午三
時五十分在本院第一法庭為言詞辯論期日。
理 由
一、按法院於言詞辯論終結後,宣示裁判前,如有必要得命再開辯論,民事訴訟法第210條定有明文。
二、查上列當事人間確認委任關係不存在事件,本院於民國106年2 月16日言詞辯論終結後,仍有應行調查之事證尚待調查,故有再開辯論之必要,爰依首揭規定,裁定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106 年 3 月 3 日
民事第一庭 法 官 黃裕民
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本裁定不得抗告。
中 華 民 國 106 年 3 月 6 日
書記官 王念珩

由 司法人 於 : 2017/03/28 23:39 回應

亞洲時代股份有限公司的地址變更至台北市

統一編號24500960
公司狀況核准設立 (備註)
公司名稱亞洲時代股份有限公司
「工商憑證申請」 「工商憑證開卡」 「廠商英文名稱查詢(限經營出進口或買賣業務者)」
資本總額(元)200,000,000
實收資本額(元)120,000,000
代表人姓名張書瑋
公司所在地臺北市松山區敦化北路170號3樓 
登記機關臺北市政府
核准設立日期098年11月03日
最後核准變更日期106年01月25日
停業日期(起)106年01月01日
停業日期(迄)106年12月31日
停業核准(備)機關財政部北區國稅局桃園分局
所營事業資料(新版所營事業代碼對照查詢)
i102010 投資顧問業
i103060 管理顧問業
i301010 資訊軟體服務業
i301030 電子資訊供應服務業
ig03010 能源技術服務業
je01010 租賃業
zz99999 除許可業務外,得經營法令非禁止或限制之業務

由 司法人 於 : 2017/02/21 16:30 回應

【裁判字號】 106,抗,63
【裁判日期】 1060216
【裁判案由】 債務人異議之訴
【裁判全文】
臺灣高等法院民事裁定          106年度抗字第63號
抗 告 人 依戀探索承德旅館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許又仁
上列抗告人因與相對人王記汽車企業股份有限公司間債務人異議
之訴事件,對於中華民國105年11月11日臺灣士林地方法院105年
度補字第1179號裁定提起抗告,本院裁定如下:
主 文
抗告駁回。

國家的調查局,人民的調查局,忠誠、樸實、團結、進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