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查員改革協會
[火線話題] [新鮮人專區]
司法改革問題首在人,落實偵查主體為首要

按:
改革誰都會講,
愛講改革的,
都會講得很大聲,
但是怎麼作?
蘇案延宕多年,
影響司法聲譽,
但是關鍵在哪?
總統說除了刑求逼供的問題外,包括提升刑事鑑定能力及擴大被害人補償等方面,都應該檢討改進!
以上,
應該都是司法體系後段問題,
根源在哪?
應該在前段偵查品質!
偵察品質為何低落?
刑事鑑定能力只是其中一點,
更重要的是,
就刑案而言,
現場鑑識工作及案件偵辦能量,
這些要寄望于第一線的刑事人員,
而第一線的刑事人員如何養成與培植?
有計劃與作為嗎?
情形有改善嗎?
其次,
刑事單位指揮辦案能力如何?
這些刑事單位主管如何勝出?
是真有辦案實力還是公關實力?
再者,
檢方現在是唯一偵查主體,
但是,
檢方真有指揮偵察能力嗎?
警方現場鑑識與辦案瑕疵,
檢方能適時指導及導正嗎?
為何檢察官第一線辦案能力一直低落,
無法名實相符成為偵查主體?
這是人事體制問題、觀念問題,
才是根本問題!
如果以上問題可以解決,
蘇案會發生嗎?
案件品質,
是唯一該優先改革的,
品質在人,
改革對象在人,
刑求逼供,
不也是績效與長官心態、訓練不實、指揮不當等綜合因素產生!
至於司法體系後段問題,
只是細微末節與補救措施罷了!
司法改革,
應要求落實不需預算的人的問題!
案件在第一線偵查基礎穩固了,
案件還會審而不決嗎?
當然,
積極改善科技蒐證設備、提升辦案設備預算,
走在預防犯罪前端,
也是應該兼顧!
轉貼:
蘇建和案省思 總統:檢討司法體系
作者: 張德厚 | 中央廣播電台 – 2012年9月28日 下午6:17
纏訟21年的「蘇建和案」台灣高等法院日前判決被告3人無罪。馬英九總統今天(28日)表示,蘇建和等人無罪定讞,是「無罪推定原則」的實踐,代表台灣的人權保障又向前邁進了一步。總統並指出,蘇建和案是檢討台灣司法體系的機會,在防止刑求逼供、提升刑事鑑定能力及擴大被害人補償等方面,都應該加強改進。
台灣高等法院日前判決蘇建和等3人無罪,因適用於「刑事妥速審判法」規定,全案不得上訴定讞。
馬英九總統28日接見「蘇建和案」義務辯護律師團時表示,一個案子歷經3次非常上訴在台灣司法史上非常罕見,應該要反躬自省,案子怎麼會辦到這種程度?因為蘇建和案的關係,他在台北市長任內開始設置現代化的偵訊室,具備不間斷錄影設備,以防止刑求逼供,後來並在總統任內推廣到全國。總統說:『(原音)我們還要求全程錄影,要想在偵訊過程中再出現刑求或其他的不當取供,目前來講應該是不太可能,這點是我很欣慰的,台北市先做到,然後全國再做到,這個是我們第一個先要檢討的。』
總統指出,蘇建和案可看做是對台灣司法體系檢討的機會,除了刑求逼供的問題外,包括提升刑事鑑定能力及擴大被害人補償等方面,都應該檢討改進。
總統並說,蘇建和等人無罪定讞,是「無罪推定原則」的實踐,代表台灣的人權保障的進步。總統:『(原音)我們無罪推定,並不是說完全沒有證據,但證據不夠的話不能去定人家的罪,這個原則能夠確定下來,對於台灣的人權保障又向前邁進了一步。』
對於蘇建和案能夠無罪定讞,總統也特別肯定當時檢查總長陳涵的判斷、智慧與堅持,以及義務律師團們在過程中無怨無悔的付出。

》=====以下為十則最新回應========《


由 今夕何夕? 於 : 2017/03/06 22:49 回應

轉貼
陳師孟兩度激動落淚 誓言把辦綠不辦藍法官趕下台
民報作者朱蒲青/台北報導 | 民報 – 2017年3月5日 下午5:29

監委被提名人陳師孟今天在「找回監察院的存在感-從司改國是會議說起」座談會中,他說,廢掉監院之前,必須做到三件事。他兩度激動落淚,指馬英九時代,司法單位「辦綠不辦藍」,過去那些辦阿扁總統、交通部長郭瑤琪等人的恐龍法官,他們劣跡斑斑的行徑,造成很多冤案,應該用「除垢法」把他們清除掉,否則讓人死不瞑目。

陳師孟在會中一一列舉前監察院長王建煊的驚人之語,其中在2018年卸任前的最後一週,王講出監察院是陷害忠良的地方,此話造成了馬英九提名27位監委有11位被刷掉,才有今天的監委補選。

他認為,根據憲法第99條及監察法6條後面的解釋,監委還是有很多事情可以做,這點讓他又驚又喜。

陳師孟直指,民進黨執政底下,司法官還利用職權阻擋黨產會的工作,「你看國民黨說,要把黨產會提出的每一案,都送到法院進行焦土戰爭」,可以說是國民黨的打手。

他認為,監院可以發揮監察權,利用糾舉、彈劾的功能,讓這些具有過去黨國思想的司法官,知道台灣這個地方,在民進黨執政下,不能再和過去一樣「無法無天」,起碼監察院可以對些「失控的法官」做些亡羊補牢的工作。

對於廢止考試院、監察權一事,他都表達贊成之意。不過廢監察院,他認為還是要看時機,同時配合三個條件,具體來講,第一、立「除垢法」,讓惡質法官、恐龍法官永不錄用。他舉日治時代,當時的行政長官後藤新平,就曾把1080名總督府貪污的公務員通通趕下台,這些人就算回到日本本土,也永遠無法再進入公務體系服務。

第二個條件,設立陪審制代替法官的自由心證。在他認知的最大意義,用陪審團的同理心,設身處地想想,這個罪犯到底有無犯罪,來代替法官的自由心證。

由 他日可橫行 於 : 2017/02/27 12:26 回應

按:
對一心想要把黑手伸入司法的人而言,
檢察官變成行政事務官真是再有利不過了!
轉貼
司改國是論辯╱檢察官變行政官可怕的災難!
聯合新聞網作者記者王宏舜、蘇位榮╱台北報導 | 聯合新聞網 – 2017年2月27日 上午1:29
檢察官是司法官還是行政官?有檢察官說,目前認為檢察官應是行政官的,多是傾向英美法系學派的或是對檢方「不友善」的律師;檢方權力來自刑事訴訟法,何來檢察權過大之說。
法務部參事陳瑞仁昨天指出,「檢察官絕對不能變成行政官」,要不然,檢察總長就可以向總統報告偵辦案情,政治力可以輕易干預檢方辦案,行政院長可以命令檢察官起訴,將「造成可怕的災難」。
陳瑞仁說,司法改革應該是要保護檢察官對外辦案的獨立性和中立性,免於政治干預,而讓檢察官保有司法官屬性,才能獨立辦案,怎麼現在要往相反方向改呢?他感嘆,有人指少數檢察官奉承上意辦案,「但法官也一樣啊」,所以要改革,這完全是看個人良心。
陳瑞仁上周三在分組會議中指出,從去年司法院民調來看,有百分之八十三民眾清楚認知法官掌審判、檢察官負責偵查,「老百姓都知道」;民眾關心的是檢察官抓不抓壞人、偵辦期間會不會侵害人權。
法務部政次陳明堂表示,檢察官定位和檢察體系組織的問題太大,在司改國是會議裡是談不出結果的,檢察官到底是行政官還是司法官,要採美國法或德國法,見仁見智;如果要討論,恐怕一談三個月,其他問題都不用談了,這會是人民要的司法改革嗎?
一名檢察官表示,檢察官能夠有具保、責付、限制住居等強制處分權,權力是刑事訴訟法所授,受司法官保障,但現在卻有對檢察官不友善的人想拿掉檢方職權。
對於檢察官「關起門來開偵查庭」的批評,這名檢察官也解釋「偵查不公開」是基本原則,在一個人還沒確認犯罪事實前,難道要大聲嚷嚷「他被追訴了」。他說,檢察官若濫權,刑法第一二五條有處罰規定,根本不是問題;如果判決無罪案件就是檢察官濫訴,到了二、三審改判無罪,豈不一審法官也是濫判。
有人對「檢察一體」高層有移轉、指分權質疑,一名女檢察官則說「這很外行」,這只是行政措施,並非指導辦案,指分案件多側重檢察官的專業領域。

由 無人地帶 於 : 2017/02/27 12:21 回應

按:
破壞容易建設難!
司改猛藥難迴天!
前進無路,
退路又太多!
司改人何在!
轉貼
司改無力? 兩檢察官求去
聯合新聞網作者記者何炯榮╱彰化縣報導 | 聯合新聞網 – 2017年2月27日 上午1:29
多次偵辦食安案件、被法務部表揚的彰化地檢署檢察官鄭智文下月一日辭職轉任律師,彰檢主任檢察官王邦安最近也遞出辭呈;兩人雖都以母親需照顧為由離開檢察體系,但事實上他們對最近司改議題發展有很深的無奈感。
鄭智文是拚命三郎型檢察官,他曾因辦案而三個月不曾回家探視媽媽,每晚工作到很晚才回宿舍,太太為此埋怨,但他總是說「我賣命為國家,未來國家會照顧我們。」不過現在司改會議才開始就充滿對司法官的汙衊,鄭智文再也不敢對太太說,「未來國家會照顧我們」。
鄭智文說,司改會議有人主張效法美國,拿掉檢察官司法官身分,讓檢察官成為行政的檢控官,但一旦如此,政治恐會更干擾與影響檢察官獨立辦案精神。
兼任檢協會理事王邦安說,希望參與司改會議的人,不要再以二、三十年前思維或經驗,甚至是傳聞來評論、汙衊新世代司法官;打擊司法官士氣,絕非國家、人民之福。他們說,台灣追求人權與法治,檢察官辦案、法官審案都要依法

由 值得期待 於 : 2017/02/16 21:55 回應

轉貼
【司改放送頭】
檢察改革從自己做起 邱太三:提高起訴門檻
作者鏡傳媒 | 鏡週刊 – 2017年2月16日 下午3:09
相關內容
總統府司改國是會議分組會議即將開跑,重大議題除了外界最關心的人民參與審判外,也包括檢察官改革議題,法務部長邱太三今天下午親自主持「從自己做起!檢察體系的改革系列」記者會,希望透過這次司法改革能提升檢察官辦案品質,邱太三也表示,由於相關改革涉及修法,在司法國是會議結束後,最快將在6月提案修法,以不負人民期待。

總統府司改國是會議分組會議即將開跑,重大議題除了外界最關心的人民參與審判外,也包括檢察官改革議題,法務部長邱太三今天下午親自主持「從自己做起!檢察體系的改革系列」記者會,希望透過這次司法改革能提升檢察官辦案品質,邱太三也表示,由於相關改革涉及修法,在司法國是會議結束後,最快將在6月提案修法,以不負人民期待。
邱太三表示,檢方新收案件增加三分之一,人力卻增加不到四分之一,為了提升檢察官辦案品質,除將為檢察官爭取人力、物力及減輕案件負荷,並自我要求以精緻偵查為目標。
邱太三說,檢察體系改革的第一階段先研議三大方向,首先,就案件起訴部分,法務部將研議提高起訴門檻,以高標準起訴門檻杜絕外界濫行起訴質疑。具體改革做法除將強化團隊辦案模式,未來重大案件由主任檢察官共同具名,特殊重大案件由起訴檢察官共同蒞庭,還要調整一、二審檢察署人力,增設一審主任檢察官缺額,一審檢察官改為三到四人一組,鼓勵有經驗的幹練檢察官留任一審,必要時將調播二審人力到一審。
其次,針對不起訴常引發外界質疑案件簽結部分,法務部也研議相應法院,引進人民參與審判,將參考日本制度,初步研議將無告訴人的重大不起訴案件,交由人民參與的檢察審查會審查,改變現行職權送請上級審審查機制,並擴大及於簽結案件。
人民審查會由一般民眾組成外,另加上學者、退休法官等審查會審查,檢察審查會認為偵查不完備,得建議檢察官再行偵查,若檢察官仍認為不起訴,檢察審查會認為應行起訴,得聘請律師向法院起訴,希望達到偵查透明化的一大步。
第三、防弊部分,針對草率辦案將研議強化檢察官的個案評鑑,不但要增加評鑑委員會的外部委員,並放寬個案評鑑時效,從現行的兩年延長到五年,並賦予評鑑委員會直接處分權,而非懲戒建議權,並增加懲戒種類,例如書面建議、教育課程。

由 司法飛兒ㄒㄧˋ 於 : 2016/12/31 00:46 回應

貼按:
司法罪人又多一個!

轉貼
特偵組10年爭議終熄燈 末代檢察總長攤手:現在沒有想法了
作者盧禮賓 | 上報 – 2016年12月30日 下午9:40

記者:盧禮賓報導
2007年4月最高法院檢察署特別偵查組,為偵辦總統、副總統、五院院長、部會首長貪瀆案件等而設立,曾辦過前總統陳水扁家族貪汙洗錢等矚目案件,經歷兩任檢察總長先後因被監察院彈劾和判刑而下台,以及被批淪為政治鬥爭工具等爭議後,31日特偵組將熄燈,走入歷史。檢察總長顏大和感慨「景物依舊,人事已非」,五味雜陳。
身為特偵組廢除前第三任、也是「末代」檢察總長,顏大和雖語帶輕鬆表示「少了責任」,但支持特偵組有存在必要的他,面對特偵組走入歷史的事實,也只能無奈表示「現在沒有想法了」。

特偵組在2007年、陳水扁擔任總統的期間成立,銜著「打老虎」使命查緝元首、軍事將領等高官,諷刺的是,特偵組辦的首件大案,就查到了總統陳水扁身上,最後挖出海外洗錢、龍潭購地等案件,也讓陳前總統鋃鐺入獄。
顏大和說,特偵組偵查中尚未結案的案件有十幾件,已經移交各該管地檢署,包括台北、台中和台南等地檢署,大約十幾件,基於偵查不公開,不能透露。至於7位檢察官分別歸建台高檢、台中高分檢、台北、士林地檢署等單位。
「執法者就是按照法律行事」,顏大和說,檢察官在不同單位,都一樣在執法,沒有差別。面對沒有特偵組的未來,他身為執法者就是「保持平常心」。特偵組的功與過,就留待社會和歷史評價了。

特偵組是於2007年4月,前總統陳水扁任內成立,前身為台灣高等法院檢察署於2000年成立的「查緝黑金行動中心」。根據《法院組織法》增訂第63之1條規定,最高檢增設特偵組,職司涉及總統、副總統、五院院長、部會首長或上將階級軍職人員之貪瀆案件,以及特殊重大貪瀆、經濟犯罪等,經檢察總長指定的案件。
兩個檢察總長 一個被彈劾、一個被判刑
特偵組偵辦過的矚目案件包括前總統陳水扁家族貪汙洗錢案、行政院前祕書長林益世收賄案、拉法葉艦採購弊案、國務機要費案、辜仲諒政治獻金案、高院法官集體收賄案、中信金控集團、國寶集團涉嫌違反銀行法、證券交易法弊案等。
特偵組檢察官打擊貪腐,有目共睹,但也爆發重大爭議,特偵組成立後的第一任檢察總長陳聰明,在前總統陳水扁任內遭監察院彈劾,主動請辭;2013年第二任檢察總長黃世銘夜奔總統官邸,向時任總統馬英九報告特偵組偵辦中的立法院長王金平涉嫌司法關說案,引發馬王政爭和違法監聽爭議,黃被判刑下台。政黨輪替,民進黨立委提案廢除特偵組。

2016年11月18日,立法院會三讀通過《法院組織法》第63之1修正條文,刪除特偵組設立法源;2017年1月1日施行,成立近10年的特偵組明年元旦走入歷史。
法務部常務次長張斗輝表示,特偵組撤除後,人員歸建,一切回歸正常刑事訴訟制度,基於檢察一體,檢察總長依法照常可以指揮監督各級檢察官辦案,統合運用資源,打擊重大黑金弊案。
特偵組案子在回歸各地檢署之後,能不能復刻成功的關鍵,就看檢察總長或法務部長願不願意幫檢察長「擋子彈」了。──催生特偵組的檢察官改革協會召集人陳瑞仁
為因應特偵組廢除,第63之1條規定,高等法院以下各級法院及其分院檢察署為辦理重大貪瀆、經濟犯罪、嚴重危害社會秩序案件需要,得借調相關機關之專業人員協助偵查,並不受限地檢署管轄區域。
不過,特偵組廢除後,各級檢察署能否無縫接軌,維持特偵組制度設計的辦案能量,打擊權貴犯罪,還有待時間證明。
當年催生特偵組的檢察官改革協會召集人陳瑞仁表示,制度再怎麼變,檢察官的生命就是「辦案」,但如果特偵組的設計是精英檢察官協同辦案,而且集中力量耗時半年一載才辦一案,在回歸各地檢署之後,就要有配套措施,提供檢察官全心全力追一個案子的辦案資源和環境,地檢署復刻特偵組的成敗關鍵,就看檢察總長或法務部長願不願意幫檢察長擋子彈。

由 改革在人 於 : 2016/12/29 00:01 回應

貼按:
成事在人,
果不其然!
成敗在天,
盡人事爾!
轉貼
新聞眼/司法改革 非陳瑞仁不可
2016-12-21 01:18聯合報 本報記者王聖藜

陳瑞仁獲法務部長邱太三青睞甄選增額參事,獲全體檢審委員通過,明年起,將擔任司改國事會議的檢方代言人。

他在民進黨執政時期,偵查前總統陳水扁家族貪汙案,打破司法為政權服務的魔咒,是他贏得檢察界聲望迄今不墜的關鍵原因,也是邱太三司改大業非「陳」不可的原因。

陳瑞仁早年號召成立檢察官改革協會,後來在特偵組前身、高檢署查緝黑金行動中心辦案,用少數司法資源偵辦權貴犯罪,績效在偵辦國務機要費案時達到顛峰,美好的仗打過了,他解甲歸田,拒絕升遷,選擇到新竹地檢署任陽春檢察官,視名祿於度外。

法務部為推動司法改革,破格增加一名參事,由於陳瑞仁在一審任職,因此他的人事案必須經過甄選,上周通過後,他一路從基層檢察官獲調部參事職,昨天再獲授權擔任司法改革的檢方代言人,身分快速變化,出人意表。

陳瑞仁受訪表示,全國性的司改,檢察官會面臨嚴峻挑戰,司改國是會議勢在必行,總統府已蒐集大量的司法民怨,檢察官站在辦案的第一道火線上,必然遭受無盡、無情批判,對於外界的誤解,他有責任替檢察官說話,對於良性的建議,他有義務向檢察內部疏通。

事實上,陳獲聘的參事職,可能是因人設事。邱太三在決定人事案前,多次與陳瑞仁就司改交換意見,兩人一致認為,法務部因應司改潮流,應有類似智庫的機制來回應爭議,而陳瑞仁與邱太三是司法官學院同學,有私誼、有共同理想,是陳瑞雀屏中選的原因。

邱太三﹒司法改革﹒貪汙﹒陳瑞仁

由 早該如此 於 : 2016/09/28 21:51 回應

檢改會根本不到功成身退之時,
復出,
只是恰好而已!

由 我扮法賊 於 : 2016/09/12 23:54 回應

提升偵查品質
我認為先廢止羈押期二月得延押一月之規定
學習日本羈押十日,得延長十日而已。
如此一來
檢察官不能僅靠羈押辦案,
偵察機巧會逐漸進步
否則奢談提升偵查品質,不是嗎?

由 他山 於 : 2016/07/19 23:15 回應

貼按:
檢察官的人事仍靠關說、關係升遷,辦案能量越來越低,辦案型檢察官嚴重斷層,
沒錯,
這已經是司法檢警調普遍現象,
多年司法改革只是一堆皮相,
司法品質及專業低落已經多年了!
轉貼
檢改會要復出 陳瑞仁:辦案型的檢察長太少了!

2016-07-18 21:03 聯合報 記者蔡昕穎╱即時報導

檢察官改革協會召集人陳瑞仁,昨天深夜在「檢察官改革協會」臉書社團宣布「休眠」多年的檢察官改革會復出消息。

陳瑞仁認為,過去建立的檢改制度已經偏離初衷,官僚特權操控人事升遷,因此決定重出江湖,讓民眾聽到多元聲音,「給檢察官充份的辦案資源,我們能翻遍中華民國每一寸污泥!」

陳瑞仁說,基層檢察官在民國八十七年成立檢改會,「檢察官起來革命就是為了要爭取辦案空間」,當時檢改會爭取審核主任檢察官、檢察長的人事「檢察官人事審議委員會」委員產生的方式,從「人事」下手,就是因為「人」會影響辦案,好的主任、檢察長會帶領辦案,而壞的主任、檢察長會干涉、影響辦案。

他說,「檢改會在當時勢力最龐大的時候,選擇主動退出是檢察官人事審議委員會」,檢改會當時花了很大的力氣做人事改革,又為什麼退出呢?因為我們認為已經建立起一個制度,於是「休眠」,但這次的復出,是因為「越看越不行了」,發覺檢察官的人事仍靠關說、關係升遷,辦案能量越來越低,辦案型檢察官嚴重斷層,憂心「瀕臨滅絕」。

他補充,剛推行檢審會時,民選的檢審委員會在3年之內不會升主任、檢察長,這是一個理念,前面幾屆委員也都有這樣做,但後來就變了,這種結果會衍生利益交換,當內部民主化出現問題,演變成分贓,「這是我們覺得很痛心的」,因此希望透過司法國是會議來改變這個狀況,「至少檢審委員的利益迴避要被明文化」。

陳瑞仁也指出,最近這幾年民眾聽到關於司法改革的聲音,「幾乎都是民間司改會,也可以講是律師的聲音」,司法的問題出在哪裡律師很清楚,因為他們能聽到人民真正的不滿,但該如何解決這些問題,不能只聽律師。

「律師總會把問題搞得很複雜,因為越複雜,人民越需要律師,但我們的國家資源有限。」陳瑞仁說,現在新政府執政令檢改會更加憂心,因為民進黨的司法智庫人才大部分都是律師,思維本來就有侷限性,民間司改會習慣用一竿子打翻一船人,醜化法官、檢察官,「這種民粹思維若被帶到國是會議,那可不得了!」台灣已經快要沒有本錢可以改革,這次司改也許是台灣最後一次機會,檢改會不該再沈默。

該如何著手司法改革?陳瑞仁指出,首先要知道人民「真正的」不滿,甚至可透過網路讓全民開罵,接著再從中整理議題,最後針對議題提出解決方案,而這需要新政府用智慧來解決,且「司法」國是會議與「司改」國是會議,兩者是不一樣的,司改有先入為主的感覺「好像已經知道要怎麼改」,而司法國是會議才是面對司法出現的問題。

今天適逢檢察長調動交接,陳瑞仁直言,檢察體系的問題,只有三分之一是制度,另三分之二是人事,只要檢察長官選對人,檢方的問題就解決三分之二,新政府上任,應該要給民眾一個感覺清新的環境,但「這次派任,辦案型的檢察長還是太少。」

由 雙贏 於 : 2016/06/18 15:14 回應

貼按:
只有自清自律,改革只是一半!
沒有體制改革,何來司法正義?
轉貼
法務部長邱太三今(17)日發出一封公開信給全國的檢察官。邱太三告訴檢察官們,人民理想中的檢察官,是有能力與膽識去發見真實,主持正義,一旦起訴,即應有足夠證據讓被告定罪。

邱太三公開信全文如下:
過去,我也是各位的同儕,曾在台南及新竹地檢署擔任檢察官,上任部長這段日子以來,我除了觀察到檢察官工作繁重依舊外,確實也感受到檢察官群體普遍的徬徨與不安,新時代的司法改革在即,在回應人民的期待同時,檢察官的地位是否會受到影響?檢察的業務又會有何變化?

雖然全國司法會議尚未召開,但我要強調,不論制度怎麼改,人民理想中的檢察官,是有能力與膽識去發見真實,主持正義,一旦起訴,即應有足夠證據讓被告定罪。所以,從偵查、公訴到執行,檢察官所需的支持,不僅法務部將全力以赴,當各位的後盾;若需要相關的修法工作,我也一定會在立法院,努力幫各位爭取,在人力與物力上,給檢察官同仁最大的支持。

同時,我必須提醒各位,檢察官的地位與檢察官的表現是息息相關的。面對食安環保、公司掏空、官商勾結與毒品案件,老百姓望治心切,檢察官若能積極偵辦,並負起實質的舉證責任,人民自然會肯定檢察官存在的價值。

我更要提醒各位,辦案團隊中不容有害群之馬,少數操守有問題,缺乏敬業精神的檢察官,會讓全體檢察官長期的努力毀於一旦,所以各位一定要有道德勇氣貫徹自清自律,以維護檢察官良好形象。


國家的調查局,人民的調查局,忠誠、樸實、團結、進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