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查員改革協會 | 調改專論 | 內容

雇、科員晉升「調查員」之相關人事問題探討
作者:吳立 / 出處:
由「雇、科員(指非經調查員特考)」晉升「調查員」,最近在網路上出現不同的聲音,基本上,在討論這個問題時,有一個前提是必須要確立的,那就是:這樣的「升遷」與一般調查員的升遷,是截然不同的,就人事單位的立場,當然兩者並無差異,但是不要忘了一點,姑不論其考入過程為何,調查員晉升後擔任的職務(秘書、主任等),與調查員工作仍然相關,科員晉升調查員後擔任的職務,與其原職務(收發、行政)有無差異性?是否與調查員業務相當?相信這樣應能做一明確區別,否則雞同鴨講,說不出個定論來。
另外有一點必須強調的,討論這個主題並非只針對「科員」或「收發」等職稱或業務,各位學長應跳脫對這些職務的成見,而另以全盤性的思考、亦即制度上的問題,來探討這個問題。
其實早在數年前,筆者即曾在據點專精講習期間,向當時擔任本局的局長王榮周先生提出以上問題,本局調查員素質整齊,但各外勤處站懍於「人力造成分母增加」之心態,對於新進調查員的人力需求均趨向於保守,影響所及是各外站人力的逐年老化,再加上本局從事人事、會計、行政的調查員不在少數,要求專業分工、增加外勤人力,即成為基層調查員的訴求之一,王先生以局本部資深調查員已離不開台北,且從事人事、行政、會計等業務調查員,對本局外勤業務已非嫻熟,到外站恐弊大於利,而將此問題擱置,之後歷任的局長原則上都不願意碰觸這個馬蜂窩,所以形成以下的幾種現象:
一、長期從事非屬調查工作(七項業務)的調查員,已難以適應外勤工作,而這樣的調查員人力,不在少數。
二、內部升等考的雇員、科員,透過升等考,取得薦任資格,增加了工作津貼,卻仍長期從事一般行政業務,而出現「與其他公務機關同樣從事相同行政業務,卻支領更高的待遇」的怪異現象。
三、取得助理調查員、調查員資格的前雇員、科員,絕大多數的外站主官不敢讓他們從事調查工作,因此薪資大幅增加,卻仍從事原職,而調查員的工作卻是一天比一天煩重,然後每個月重新歸零計算,兩相比較,調查員心態會有不平,是可以理解的。
四、調查班卅二、卅三期有所謂「附訓」學員,當年他(她)們在大局高層考量:「日後支領調查工作專業加給之薦任人員,必須具備調查班受訓及格資格」,而義無反顧(已具荐任職)投入一年的嚴格學、術科及體能的訓練,但結果為何?人亡政息。
不同的時代,有不同的標準,這是可以理解的事情,但是,這不代表以前不對的事情,現在仍然可以存在,甚至是為了「統統有獎」爭取民心,而鄉愿地無視以上長期存在的不公平現象,原來定下的標準,日後皆不算數,對當年受訓的這些附訓學員而言,公平嗎?對所有接受一年調查班嚴格訓練的調查員而言,公平嗎?調查班愈來愈難考、素質愈來愈高,本局僅具高中、專科學歷的雇員、科員,卻能從升等方便之門,獲得與調查員同樣的待遇,卻不必從事七項工作,這樣的「升遷考試」,除了順了少數人的意,卻難以為調查員所接受。
提出以上的說法,並不在阻斷雇員、科員升等考試獲得支領調查員薪資的機會,也不是歧視非大學以上學歷的人,而是:通過這樣的考試,仍不能代表你已經是一個調查員了,你必須進入調查人員幹部訓練所接受一年的訓練,才能證明你有調查員基本的本質學能,同時,你願意在受訓後,接受分發至外勤工作的人事作業。如果所有的調查員都能接受,同樣支領這份調查員薪資的升等科員,也必須自我證明,否則,從事一般行政業務(任何通過高、普考的公務員皆能做)的雇、科員、助理調查員,即使升等考試及格,亦只能支領一般行政人員的薪資,我們不要忘了,高、普、乙、丙等特考,基本上就是為了區分工作的差異性而設立的考試制度,如果一個升等考就破壞了這樣的機制,能符合適才適所、公平正義的原則?
至於在本局從事行政、會計、人事等非屬本局七項業務的調查員,大局應有長遠規劃,讓年輕、仍能適應外勤工作的調查員,儘早調離現職,並採遇缺報請人事行政局分發之作業方式,不僅使本局專業分工得以確立,同時亦能充實本局外勤人力、降低本局人事支出,若各位學長能從這樣的角度思考這個問題,相信討論才會有交集與共識。
2003/07/20

EMail
EMail
EMail
EMail
EMail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