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查員改革協會 | 調改專論 | 內容

偵查中對「關係人」之傳訊
作者:陳瑞仁檢察官 / 出處:
偵查中對「關係人」之傳訊
2003/7/25 下午 12:32:32
陳瑞仁
偵查中對「關係人」之傳訊

今日中國時報A9版有一則關於最高法院之判決,值得檢警調注意。該判決認為檢察官以証人身分傳訊後,次日即以被告身分將之起訴,所取得之供述無証據能力。

警調與檢察官在犯罪調查與偵查中,對於某「關係人」(即所謂之「潛在性被告」,potential defendant)到厎是應定性為「被告」還是「証人」,在開始著手調查之階段,本就很難判斷。而且到厎是要用証人傳票?或被告傳票?或另創所謂之「通知書」?亦是難以決定。此外,如果一位「關係人」帶著律師來應訊,到厎能否准其在場?都是長期以來困擾著檢方的問題。今年九月一日之後,司法警察亦有所謂之「証人約談通知書」(新法第一九六條之一),因此同樣的問題亦會發生。

如果對所有之關係人都是以犯罪嫌疑人或被告身分傳喚,對其防禦權之保障當然較週全(得行使緘默權,且得請律師在場),但動輒以「嫌犯」或「被告」身分傳喚,檢警調一定會被扣上「濫權」之罪名(例如日前高檢署查黑中心之一位合署辦公之調查員,在詢問以証人身分應訊之某公職人員數小時後,認為其有犯罪嫌疑,即告以罪名及權利,並請其打電話通知律師到場,該公職人員即當場激動落淚,此事並被某媒體扭曲為「檢察官逼供」,即是一例)。而且,如果所有之關係人都是以「被告」身分傳訊,檢方勢將有寫不完之處分書(例如大型貸款案或工程案之承辦人人數通常是數十人,總不能對所有之承辦人都是以嫌犯或被告身分傳喚)。因此,檢警調對於「關係人」應仍以「証人」身分傳喚為宜,但訊(詢問)至一半認有改變身分之必要時,一定要告知權利並准辯護人在場。如是日後始認有改變身分之必要,在起訴之前一定要由檢方另行傳喚,並告知罪名與權利及准選任辯護人在場。

接下來的問題是:本來是以証人身分訊問,後來依法變更身分,其在改變身分前所為之陳述之証據能力如何?在尚未看到今日報紙所報導判決之全文之前,我們無法得知其判決理由為何。但依法理如果有合法變更身分,並踐行告知罪名及權利程序,其先前以証人身分所為之陳述,應仍有証據能力,且屬於「被告本人之審判外陳述」,定義上就不是傳聞。今日判決之案例,應是限於「根本未踐履改變身分之程序,即逕行起訴」。

此問題在今年九月一日之後,也許較能獲得解決。因新法第一八六條第二項規定:「証人有第一百八十一條之情形者,應告以得拒絕証言。」所以將來(九月一日之後)檢察官在偵查傳喚証人到庭後,除告以具結意義外,另宜告以「如果下列問題中,你認為某一個問題回答後可能致你本人或刑訴一八0條第一項所列之人受刑事追訴或處罰,你得針對該問題拒絕陳述,知否?」(此階段應該可以禁止律師在場)。如此,檢方才能避免被攻擊「以証人做証義務逼被告自証其罪」。

至於司法警察之証人約談情況會如何?在新法下,警方之証人通知書並無強制力,証人到場後亦無做証義務(新法一七六之一條對司法警察不準用)且無偽証罪處罰之可能,所以前述一八六條第二項對司法警察並未準用。依此,司法警察以証人通知書通知証人到場後所為之陳述,在該人日後被轉換身分為嫌犯或被告時,應都仍有証據能力,今日報導之最高法院判決,對司法警察應不適用。

(提醒司法警察同仁:今年九月一日以後,以証人通知書通知証人到場後,雖然無庸告知:「如果下列問題中,你認為某一個問題回答後可能致你本人或刑訴一八0條第一項所列之人受刑事追訴或處罰,你得針對該問題拒絕陳述,知否?」。但依新法一九六之一準用一八五條之結果,仍應詢問証人與嫌犯或被告有無一八0條第一項之關係,如有,並應告知「依法你可以拒絕做証,你是否仍願意接受詢問?」)
2003/07/25

EMail
EMail
EMail
EMail
EMail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