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查員改革協會 | 調改專論 | 內容

傳聞例外之成立應不以製作筆錄為必要
作者:陳瑞仁檢察官 / 出處:火線話題
傳聞例外之成立應不以製作筆錄為必要
2003/7/30 上午 10:26:46
陳瑞仁
傳聞例外之成立應不以製作筆錄為必要

是否成立「非傳聞」或「傳聞的例外」,與「如何証明有那麼一段審判外陳述存在」,應屬二事。換言之,被告或被告以外之人如果有向司法警察講過一段話,而那段話成立「非傳聞」(被告本人之審判外陳述定義上就不是傳聞)或「傳聞的例外」時(須有可信之特別情況),公訴檢察官應如何証明該段話之存在?

如果司法警察有對該段話製作筆錄,因為一五九之四第一款並不包括警詢筆錄,所以筆錄(含被告筆錄與証人筆錄)之製作人或詢問人(依新法須為不同之人)必須到法庭做証,然後再透過「記憶猶新時之紀錄」(recorded recollection)之方式,將警詢筆錄「讀進去証據」(read into evidence)。這是有製作筆錄時之証明方式。

如果司法警察沒有製作筆錄(或對某段話漏未記載於筆錄),能否由聽到該段話之司法警察出庭做証,証明有那麼一段審判外陳述存在?美國法是採肯定說,問題僅在於如何說服「事實之裁判者」(在美國為陪審團)確實有該段話之存在。如果有錄音,當然較容易說服,如果沒有錄音,但証人(司法警察)之可信度高時,陪審團也會採納之。但如果該段話是被告本人所講時,則須注意到「有無給予米蘭達警語」。至於警方問話前應否給予米蘭達警語(罪名與權利告知),在美國是以「詢問時,嫌犯是否處於被拘禁之狀態」(in custody)為準。如果警察只是在馬路旁趨前向嫌犯搭訕(並未將之逮捕),以閒聊方式詢問嫌犯前一晚之行蹤,並不須要給予警語。

我國之處理方式,本人淺見是應與美國相同:只要「聽到該段話之司法警察」出庭做証,應即可把被告本人或被告以外之人之審判外陳述引進法庭,做為「非傳聞」或「傳聞之例外」。但仍應注意對嫌犯(被告)有無罪名與權利之告知,如果是在警局裡面,或是在搜索現場(一般均會以封鎖現場為由拘束嫌犯之行動自由),應是處於「拘禁狀態」,所以司法警察應在問話之前先為罪名與權利告知,並全程錄音(在被告住處執行搜索時,可一邊搜索一邊問,例如:「這個皮包是否你的?毒品是否你的」),但在詢問前應先告知罪名與權利並全程錄音),在這種情況下,縱使未製作筆錄,或漏未載明於筆錄,應仍可成立「非傳聞」或「傳聞之例外」。(在搜索現場如果詢問對象是嫌犯以外之人,例如問嫌犯之母親:「這皮包是否你兒子的?」自無庸為權利告知,而且,因其母親並非「依通知書到場」,所以應不受一九六之一條準用一八五條之限制,亦即,在詢問其母親之前,應無庸告知「你有拒絕做証特權)

雖然新法第四十三條之一規定司法警察行詢問時準用第四十一條及第四十二條之規定,但其真意應是「如果有製作筆錄時,該筆錄之製作方式應準用之」,而非「如果沒有筆錄,就沒有証據能力」。否則很多非常有價值的証據會進不了法庭。例如依美國判例,在警方出示搜索票或拘票後,嫌犯或在場人當場所喊出來的話(即看到令狀後之立即反應),是屬於所謂之「受刺激下之話語」(excited utterance),得成為傳聞之例外,在這種情況下,警方根本不可能做筆錄。所以傳聞例外之成立,不應以有製作筆錄為前提要件
2003/07/30

EMail
EMail
EMail
EMail
EMail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