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查員改革協會 | 調改專論 | 內容

90.8.28晚間政風司與調改會餐敘會談紀要
作者:站長 / 出處:
90.8.28晚間政風司與調改會餐敘會談紀要
2001/8/31 下午 04:49:01
站長
  本次會談是政風司司長劉展華先生在八月中旬透過幕僚,主動與調改會聯繫,邀請眾位發起人與政風司主管見面,溝通對廉政署成立問題的相關意見。調改會發起人經過討論之後,認為可以藉此機會對政風司首長們當面轉達基層調查員同仁的意見、及表明調改會的立場,遂約定於八月廿八日晚間會面,以較不拘形式的餐敘方式進行。
  當天晚上政風司由劉司長領軍,出席的有管高岳副司長、一科陳科長、二科龍科長、三科沈科長、衛生署政風室陳主任、國安會政風室范主任等八位;調改會方面則由召集人陳道一、副召集人劉栓楠與蘇玉麒、及其他六位發起人一同出席。
  一開始,調改會即對廉政署表達了強烈的保留與質疑的態度,主要的理由有:(一)先前政風司的說帖,以否定調查局肅貪能力與貢獻,做為支持廉政署成立的理由,使本局的肅貪功績被低估扭曲,基層同仁反感且無法接受;(二)肅貪成功的關鍵,在相關法制的建立、和政府的決心,和是否成立特定機構並沒有必然關係;(三)在成立廉政署之前,政府並沒有考慮到先行善用、加強現有的機構與人員,反而要一切從零開始成立功能重複的新機構,既不經濟也不科學;(四)在目前政風人員辦案能力尚待建立的狀況下,新成立的廉政署勢必大力向調查員挖角,可能造成本局的戰力失血;(五)貪瀆是「複合式犯罪」,經常牽涉洗錢、經濟犯罪、或國安偵防,必須由調查局此等兼具多面向能力的「全科醫院」,才能有效打擊偵辦,所謂「單一專責機構」不足以成事;(六)全世界國家無所謂「肅貪雙軌制」的前例,因為肅貪之餘,必須同時注意文官體系的安定性,重複的偵查容易造成公務機關疲於應付、擾攘不安等。
  所以調改會主張在應該先就現有體制加以改良,提昇調查局肅貪的比重和能力、改革辦案制度、釋放辦案能量,同時加強政風司既有的防貪和預防宣導功能,而非大費周章地成立功能重複、成效未知的廉政署;若調查局能儘速有效改革、發揮戰力,廉政署其實沒有成立的必要。
  政風司方面也由劉司長及管副司長親自說明,包括:(一)廉政署在蕭內閣時代已開始規劃,新舊政府高層均以成立廉政署最有選票號召力,而列為政見訴求,也是為回應人民需要;(二)成立廉政署是政府政策,實現競選諾言,政風司受命推動,但多數主管出身調查局,仍有濃厚感情,一切規劃均以對局裡影響、傷害最小為考量,希望能創造雙贏;(三)廉政署成立後,局裡原有肅貪權責及機制一切仍維持不變;且廉政署初期以查處和防貪並重,等到貪瀆嚴重性降低,就逐漸轉向以預防為主,最後或可轉型為如同美國政府的「倫理委員會」;(四)同意世界各國肅貪均以單一機構辦理,不見有「雙軌制」,目前雙軌規劃是顧及局裡權益的作法;但如果改由調查局完全負責肅貪,將三千多名政風人員歸併過去,劉司長個人表示也沒有意見,但懷疑現實上能否做到;(五)調查局若加強肅貪比重與人力,工作重心移向犯罪調查,勢必降低國安工作之比重,懷疑國安局是否會同意,本局是否能掙脫國安局箝制;(六)政風司已修改廉政署說帖,強調並不否定調查局過去的肅貪貢獻;(七)日後廉政署雖然向局裡挖角,但並未強迫,同仁若有疑慮或反對可以不要來,完全依據同仁的自由意願等。
  接下來調改會也再度回應:(一)就行政學學理與經驗,行政機關擴權後不可能再自我削權;若謂廉政署日後會放棄偵辦轉向預防功能,實不可能;(二)調改會已和本局高層建立共識,日後各項工作均將朝向「專業分工」發展,若改革完成後本局將有能力兼顧國家安全和犯罪調查工作,不致偏廢;(三)調改會在立法院遊說情治中立法案,和立委接觸過程中,順便談及廉政署問題,發現許多立委們均有上述類似疑慮,而對廉政署成立有所保留;可見政策制度之規劃仍應該理性地衡量利弊得失,不能一味以競選口號政治訴求,否則形同為求選票欺騙民眾等。
  最後,劉司長以感性訴求,呼籲調查員同仁不須有太多的敵意或危機感,廉政署的成立應不是本局的危機,而是力量的擴散;應可視為兄弟分立門戶,各自成家立業,仍然相親相愛相輔相成。
  此次餐敘會談歷時近三小時,全程中雙方始終針鋒相對,但態度理性,氣氛平和。最後彼此立場均無任何改變,但各自表述意見,彼此溝通瞭解,有其正面意義。
2001/08/31

EMail
EMail
EMail
EMail
EMail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