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查員改革協會 | 調改專論 | 內容

基層據點之工作心得與建言
作者:據點調查員 / 出處:火線話題
基層據點之工作心得與建言
2002/2/18 下午 11:15:23
據點調查員
個人是一位基層外勤據點調查員,從事第一線之調查實務工作多年,近十餘年來,我國經歷民主化過程及社會變遷,本局組織定位顯無法順應政經情勢之變化,並掌握民意之歸向,再加上原有之歷史包袱及國家最高安全機關迄獨外於行政系統,本局以現行制度、人力素質、組織位階、功能取向,並不能同時滿足民意之期待及「上級機關」之任務要求,進一步而言,期以自許為「菁英中的菁英」,單純地、一廂情願地認為本局「可長可久」,不免有些鄉愿而非洞察時勢所趨。非長他人志氣、滅己之威風,刑事局以警政署下之位階機關,其偵九隊已逐步建立「打擊電腦犯罪」之權威地位,近期更雄心勃勃欲以電腦網路結合證期會、經濟部等相關單位,建立一專責打擊重大經濟犯罪之專業刑事人員,雖然警察職責為打擊犯罪,惟本局調查員在執行特定業務,亦具有法律明定之「司法警察官」身份,且本局組織定位為避免功能與警察機關重覆,原即仿效美國聯邦調查局之制度,以負責重大、智慧型及危害國家安全與利益之犯罪案件為主,調查員在內、外失衡情形下,不僅面臨廉政署成立之信心危機,更有何去何從之無力感。

以下謹就從事據點工作之心得提出真誠、詳實之報告:

一、 組織定位仍須進一步釐清

本局組織定位受「情、治」兼修影響,因此歷任局長均難以避免面臨法務部與國安局「公婆之爭」,高層之角力已直接影響基層之工作方向,光是「績效百分比」,就足以影響據點執行工作的時間分配,而時間分配則足以影響七項工作之績效表現,更將使七項工作的常態性養成流程,受到來自體制內的衝擊,那麼回過頭來說:本局的組織定位難道就是「績效百分比」可以決定的嗎?以這樣的方式來決定本局的組織定位,無怪乎本局的「專業屬性」已漸為刑事局等單位取代,也才會有成立廉政署之呼聲,而這樣「承當權者歡」的結果,不僅使本局專業屬性日益減低,組織定位更是模糊不清。

二、 組織條例及人事條例的修、訂刻不容緩

本局組織條例迄今,實際上有近四十多年未修正(69年僅修正名稱將司法行政部調查局改為法務部調查局),在此期間,我國從戒嚴國家走入民主開發國家已有十一年之久,組織條例為本局依法存在之依據,且為本局人員執行工作之重要憑藉,遲未修正,不啻凸顯了「先進的調查員與落後的法律」之諷刺,如今 陳總統已指示本局修正組織條例,法務部也應該會配合,本局應加快腳步持續努力,而攸關調查員人事權益之人事條例,亦受到人情壓力、舊包袱等因素影響,迄未訂定,致本局人員升遷緩慢、勞役不均、調遷屢有不公平情事發生,嚴重打擊調查員士氣。反觀警察人員、司法人員等,均將其人事條例形諸於法律文字,本局人事先進,似無法以破釜沈舟之決心,為本局訂定骨幹制度。

三、 外勤據點之角色衝突

一般人並不知道據點調查員在蒐集情報時,不具有司法警察官之身份,而情蒐之方式有時將使據點必須融入「灰色地帶」始能使工作有所重大突破,甚至是「今日之友、明日偵辦之對象」,凡此種種,據點無法逃避、也無從逃避,在各業務內勤(外站七項工作仍要評比,而非「五項」)均要求「表現」情形下,外勤有如被榨乾之果實,而且每月榨,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據點總有彈性疲乏之日,卻未見本局有任何因應之策。

四、 專業分工之必要性與重要性

如前所述,目前之工作環境已非如同戒嚴時期,許多工作均強調高度的專業性及特殊性,「七項全能」式的要求,正如同「五育並重」,完成不切實際,本局自許有優秀之人員素質,卻無法解釋刑事局這幾年在刑事科學及電腦犯罪專業等領域,已明顯超越本局之事實,調查員投入基層據點工作後,受限於現行績效評比制度,各據點無法專責單項或性質相近之業務,本局人才培訓及主管升遷之考量,亦非以其專長為主要考量,久而久之,因本局無定期複訓據點之專業計畫,而據點專業能力則隨服務時間之增加而降低,本局六處及資訊室之專業亦定位於業務單位等情形下,整體戰力僅能依靠所謂的「素質」硬撐。

五、 部份業務主管之心態、本職學能極待調整

目前擔任業務主管之期別以廿期以前為主,換言之,均在戒嚴時期進入本局,其心態思維部份仍無法與時俱進,本職學能亦無法符合職務需求,茲舉數例:外勤據點在外執行「現行犯」逮捕案件,主管普遍擔心「衍生之法律問題」多於「現行犯」之逮捕構成要件,亦即「怕出事」,擔任主管者必須「勇於任事」,若只因「怕出事」而「畏用法」,則國家為何要支付這麼高額的「調查工作專業加給」給調查員?正如同出任務將槍、彈交予不同調查員保管,是一樣的荒謬並顯示其無能,「保守」當然「不會出事」,但過度的「保守」,只會使本局這個應該是具「戰鬥性、積極性的調查機關」,變成「紙上作業的行政機關」,而現行搜索「知會」當地派出所、里長之作法,雖有「多一個執法機關在場之公證性」,卻相當程度地反映「對自己法律專業的不信任及角色定位之模糊」,坦言之,「故步自封」,正是本局部份主管之通病。

六、 據點專業分工之建議

目前本局雖將據點七項工作依百分比均衡分配,惟國家安全工作之推動落實,非一朝一夕可竟全功,更具「隱性」之工作特性,直言之,國家安全工作「很難」看到績效,而國家在考量情報政策、目的與複雜之政經情勢變化、外交等各種因素,亦使基層執行國家安全情報蒐集工作,往往有見林不見樹之先天盲點,在這樣的高難度工作環境及績效難以凸顯之困境,仍要面對民眾、民代、政客、上級等對本局執行國家安全工作之質疑(工作成果),屬「速效」、易為民眾所認同之「犯罪調查工作」無疑是本局之「門面工作」,而非以往所稱之「國情調查工作」,因此以目前肅貪及國安偵防工作各佔百分之卅八及百分之廿八(66%)、國安情報佔百分之廿(20%)、犯防及緝毒各佔百分之十二(24%)來看(不含保防、諮詢),其實「國家安全工作」與「犯罪調查工作」正是本局組織定位之最佳寫照,既然如此,為何仍本末倒置的要求據點必須「同時兼顧」所謂的「七項工作」呢?保防與諮詢有必要「單獨評比」嗎?

個人提出一個實務上面臨的問題:保防工作既在「保密」、「防諜」,為何機關之洩密調查工作,保防承辦人非「案件承辦人」,而反由「肅貪組」代勞?以如此邏輯推演,保防顯然無辦案權,又何必單獨成立一類似「內勤」性質之一級單位呢?諮詢工作之目的在推動六項工作,可是六項工作評比第一名之據點,若其諮詢工作成績殿後,豈非是對諮詢工作之最大諷刺?有必要為了這樣的「後勤支援」業務單位,另建立一套績效評比制度嗎?

化簡馭繁之做法,是加強推動專業據點分工制度,首先摒除「諮詢評比」制度,改以專案考核個別諮詢成效,而非將此一績效評比延伸至據點,保防工作、國家安全偵防工作、國家安全情報工作應有其一體性,可要言為「國家安全工作」;至於廉政、緝毒、犯防、電腦犯罪及洗錢防制等工作,則統合為一「犯罪調查工作」,以此兩大項工作為本局主軸工作,復以真正落實諮詢、保防不評比之制度,而以「加重百分之五十」計分方式,賦予各外勤據點在半年績效評比制度,可自該兩大項工作擇一加重計分,因兩大項工作百分比相當,每位據點擇一加重計分評比,將使據點必須在該兩大項工作選擇其一,以「加重計分」導向專業據點制度之形成,而本局各據點為「平衡績效」而造成「蒐情不深入」及普遍在在之「應付心態」,當可大幅獲得改善,將據點導向於必須面臨同樣來自於本局其他外站之菁英對該兩大項工作之深入化、專業化挑戰,而無法自其他友軍單位獲得「速效、重覆」之資料,因為惟有掌握最內線之情報及更具辦案經驗、法學素養之第一線據點,始能使本局立於不敗之地。

七、 更積極重視科技單位及研究單位之人才培訓、留用

本局光有第一線優秀之據點調查員,雖足使本局戰力大幅提升,惟向自許並強調「團隊精神」之本局,更不應忽略四處、六處及資訊室等極具專業能力之人力資源,受限於現行人事法規,博、碩士調查員升遷緩慢,而難以統合發揮渠等應有之能力,如何吸引具高科技背景及國際、兩岸關係之知識菁英報效本局,並願以本局為其終身志業,實關乎本局在民間之聲望及影響力。
2002/02/18

EMail
EMail
EMail
EMail
EMail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