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查員改革協會 | 調改專論 | 內容

逮捕違法與羈押聲請(日本文獻翻譯)
作者:陳瑞仁檢察官 / 出處:火線話題
逮捕違法與羈押聲請(日本文獻翻譯)
2002/2/18 上午 11:48:49
陳瑞仁
逮捕違法與羈押聲請(日本文獻翻譯)

(譯前語)
羅案聲押被駁回後,燃起國人對日本法制「逮捕前置主義」的高度興趣。厎下係譯自「增井清彥」(日本最高檢察廳刑事部長)所著「犯罪搜查一0一問」之第五十一問,盼能拋磚引玉。譯文前並先列舉日本刑訴相關規定供各位學長於閱讀本文時參考。由於本人之日文程度不佳,若有錯誤,敬請不吝指正。
☆(法條參考)
日本之逮捕可分為「現行犯逮捕」、「通常逮捕」(又稱為「依據逮捕狀之逮捕」)與「緊急逮捕」三種情形。
現行犯逮捕規定於刑訴二一二條(現行犯與準現行犯之定義)與二一三條(任何人均得無票逮捕之),觀念與我國差不多。
通常逮捕屬有票逮捕,規定於刑訴第一百九十九條第一項前段:「檢察官、檢察事務官或司法警察職員,有相當理由足認嫌疑人犯罪時,得依據裁判官事先核發之逮捕狀逮捕之。」(不以「虞逃或滅証」或「急迫性」為條件)
緊急逮捕規定於刑訴第二百十條:「檢察官、檢察事務官或司法警察職員,有充分理由足信有人犯死刑、無期徒刑或三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情況急迫,不及向裁判官聲請逮捕狀時,得於告知理由後逮捕犯罪嫌疑人。此時應及時向裁判官聲請逮捕狀。未發給逮捕狀時,應及時釋放犯罪嫌疑人。」其要件與我國之刑訴八十八條之一頗為不同,與美國亦有不同。
至於法院之「拘提」(日語稱為「勾引」,拘票稱為「勾引狀」),規定於刑訴五十八條:「裁判所在下列情形,得拘提被告:一、被告無一定之住居所。二、被告無正當理由經傳喚不到場,或有不到場之虞。」可能因為已經起訴,所以並不以「有相當理由」、「情況急迫」或「有勾串滅証之虞」為要件。(較類似我國之刑訴七十五條)
日本之羈押(「勾留」)規定於刑訴六十條第一項:「裁判所有相當理由足認被告犯罪,得於下列情形之一羈押之:一、被告無一定之住居所。二、有相當理由足認被告有湮滅罪証之虞。三、被告逃亡,或有相當理由足認有逃亡之虞。」除第一款外,與我國差不多。

(譯文如下)
第五一問 逮捕程序違法時,所為之羈押聲請得否准許?
增井清彥著 陳瑞仁譯
一、 逮捕程序有重大違法時,據此所為之羈押聲請原則上不得准許,應無疑義。其理由固然眾多,均可歸結為如下之思考:如果逮捕程序之違法已重大至不能再繼續拘束人身自由,就只能直接釋放,則接續該逮捕所為之羈押聲請當然不應許可。
二、 實務上重要的問題在於:逮捕階段須至何種違法之程度,才應駁回羈押之聲請?以及以違法逮捕為由駁回羈押聲請後,得否容許再為逮捕?換言之,基於逮捕程序之瑕疵程度,可分為(一)仍得准許羈押聲請,(二)雖不能准許羈押聲請,但容許再次逮捕,(三)連再行逮捕亦不得為之,共三種情形。第(二)與(三)情形下須直接釋放,其中第(二)之情形得重新改正逮捕程序,再聲請羈押。欲定出對所有案件均能適用之分類標準,非常困難,只能期待法院判例之澄清。總之,除了極其明顯的重大違法外,對於具體事件,犯罪調查人員主觀意圖如何、無視該逮捕瑕疵時對被告會造成何種不利、需否司法審查之介入等因素均須加以判斷。歷年來實務界之案例如下:
(一) 未符合現行犯逮捕要件之現行犯逮捕(東京高判昭四九.二.一五刑裁月報六.二.一二六參照),若符合緊急逮捕之要件時,應得於釋放後基於同一事實直接緊急逮捕(京都地決昭四四.二.五判時六二九.一0三參照)。此外,雖不該當於固有之現行犯,然該當於準現行犯時,因二者在刑訴法上之處理並無不同,羈押應被認許。
(二) 在緊急逮捕,(甲)欠缺緊急逮捕要件,仍為緊急逮捕,或(乙)緊急逮捕後,其聲請令狀未能「及時」,或(丙)緊急逮捕前之任意同行已形同實質上之逮捕,以上情形裁判官仍誤為核發逮捕狀時,其逮捕雖屬違法,然應無不得再逮捕之理(無庸贅言,是否「立即」應屬程度問題)。再者,(丁)緊急逮捕狀上欠缺裁判官之簽署或印鑑時(東京地決昭三九.一0.一五下刑集六.九=一0.一一.八五),其逮捕狀雖無效,一旦釋放後,亦非不得再逮捕。
(三) 在通常逮捕,(甲)逮捕狀聲請書未記載刑訴規則一四二條一項八款所定之事項(為避免濫用重複逮捕而為之記載),而有影響裁判官判斷之可能性時(東京地命昭三七.一0.一六下刑集四.九 = 一0.九六八等),大部分均不容許再逮捕。(乙)明顯不符合逮捕要件,但核發逮捕狀之裁判官判斷錯誤時,當然不能不釋放。(丙)逮捕時雖持有逮捕狀,但未出示給嫌犯時,除非涉嫌事實與逮捕意旨全然未告知,應仍得羈押之。

(譯後語)
由本文可知,在日本縱使逮捕(拘提)不合法,也不一定要駁回聲押,而是要看「違法程度如何」,若非重大,仍得進而為羈押審查。至於文中所提之「再逮捕」,在羅案理論上當然亦有可能。
另由「棚町祥吉」(日本最高檢檢事)所著「逮捕」一書三四六至三五二頁所舉之日本判例,可知日本對於毒樹果實理論,事實上也有採類似美國之「洗滌」(purge)例外原則,亦即,前面的違法程序得因後面之合法程序而洗清毒素。所以昭和二四年七月二六日最高裁判定該案之現行犯逮捕雖然違法,但因羈押審查程序本身並無違法之處,故該案之羈押與其後之各種訴訟程序並不因而違法。另一判決即本人在「從培頓錯誤談起」所提之東京高裁判決,亦等於認為羈押審查程序可以「洗滌」違法現行犯逮捕之「毒素」(當然應限於該違法程序並不重大)。




--------------------------------------------------------------------------------

目前共有 2 篇文章


--------------------------------------------------------------------------------

2002/2/18 下午 03:37:40
林應華
個人對於外國學界或實務界的文獻或案例所知甚少,但就多年在台從事司法實務的認知,則想表達一些淺見。
第一:檢察官內勤受理移送單位逮捕的人犯時,若發現有違法逮捕〈即非現行犯或非準現行犯,或與司法警察人員逕行拘提的要件不符〉的情形,但人犯既已帶到眼前,接受訊問,此時,嫌犯若無異議,檢察官自得予以訊問,並依訊問後之法定程序處置,即飭回或具保或限制住居或聲押〈檢察官先前掌有羈押權時,則為諭知收押〉。個人以為,違法逮捕應屬司法警察人員之行政責任問題〈若屬故意,則屬刑事責任及行政責任問題〉。「羅」案情形,似亦應如此著眼為是。只是檢察官與司法警察人員的角色,轉換成法官與檢察官的角色而已。
第二:上開嫌犯於檢察官訊問前,若主張遭受違法逮捕,檢察官自應先行從程序上審查,若認確有違法逮捕情事,依法應當庭釋放,始符法制。畢竟逮捕程序不合法,嫌犯的自由當然不能遭受限制。此時,檢察官若認逮捕程序違法,但仍認有當場訊問之必要,自應諭知﹝逮捕程序違法﹞及﹝當場訊問﹞之意旨,並記明筆錄,若嫌犯拒絕接受訊問,並想離去,除非檢察官認有刑訴法第七六條不經傳喚,逕行拘提之原因,當場實施拘提外,恐應讓嫌犯自由離去為是。「羅」案情形,似於法官訊問前即聲明逮捕違法,斯時,如上看法,因受理聲押裁定的法官並非「審判中」的法官,並無刑訴法第七六條不經傳喚,逕行拘提規定的適用,即應讓嫌犯自由離去為是。
第三:長期以來,嫌犯被送到地檢署後,少有去異議或不知去異議逮捕違法的情形,檢察官亦少有主動審查有無逮捕違法的情形。而嫌犯既被帶到偵查庭,檢察官自得予以訊問及處置。若嫌犯被檢察官帶到法官面前,同樣沒有異議時,原則上,法官亦少會主動審查有無逮捕違法的情形,而僅就聲押問題,裁定可否羈押。
第四:處理「羅」案的法官,以事務管轄或二審檢察官無權簽發拘票為由,均無道理。法官審查檢察官的聲押問題時,審閱犯罪事實及證據,做為判斷有無羈押原因,固無可議。但遇有嫌犯聲明逮捕違法的情形,理應如前述,先行審查有無違法逮捕的原因,若認檢方有違法拘提逮捕情事,自毋庸審閱犯罪事實及證據,即行釋放嫌犯。若想進一步訊問嫌犯,審查有無羈押原因,亦應如前述,諭知﹝逮捕程序違法﹞及﹝當場訊問﹞之意旨,並記明筆錄,若嫌犯拒絕接受訊問,除檢察官當庭有其他足供法官採信的拘提逮捕原因,另行依法執行拘提逮捕外,仍應當場釋放嫌犯。至於爾後若另有聲押原因,則屬另一回事。
第五:由本件經驗,足供執法者警惕。雖然辦案的嫌犯層次已經可以向上或向外擴展,得以鼓舞執法者,但同樣道理,人權意識已經抬升,各方注目也已高增,法官、檢察官及司法警察人員,更須秉持高度戒心以對,才能馬年行大運。


--------------------------------------------------------------------------------
2002/2/18 下午 03:59:12
林應華
前文有關『‧‧若認檢方有違法拘提逮捕情事,自毋庸審閱犯罪事實及證據,即行釋放嫌犯‧‧』部分,特補述如下:
法官審查檢方有無逕行拘提之原因時,若檢方是以無一定住居所或逃亡之虞等原因,固勿庸審閱犯罪事實及證據。
但若以串證、湮滅證據為逕行拘提之原因,法官為審查有無串證、滅證之虞情事,為得確實之綜合概觀,閱覽犯罪事實及證據,勢所必然。
2002/02/18

EMail
EMail
EMail
EMail
EMail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