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查員改革協會 | 調改專論 | 內容

參加防貪、肅貪及是否成立廉政署之座談會發言內容
作者:白博文 / 出處:火線話題
參加防貪、肅貪及是否成立廉政署之座談會發言內容
2002/9/4 下午 08:56:09
白博文
個人於九月四日上午應高雄市政府政風處及高雄市政府苓雅區公所、前鎮區公所政風室之邀請,於苓雅區公所會議室參加「防貪、肅貪及是否成立廉政署」之座談會,會議出席重要人士有中山大學政治研究所長陳文俊、中山大學教授廖達琪、徐正戎、立法委員邱毅、羅志明、高檢署林應華檢察官等,個人於會中謹代表「調改會」發言,發言內容略如下:
「主持人陳所長(中山大學政治所所長)、廖教授(廖達琪)、徐教授(徐正戎)、邱立委(邱毅)、羅立委(羅志明)、林檢察官(林應華)以及在座的各位長官、先進們,大家好,因為時間的關係,個人僅從實務工作的角度,簡要的提出個人的幾點看法,敬供各位專家學者參考:
一、我國廉政工作的推展,實際上是包括了「防貪」與「肅貪」兩個機制,在「防貪」工作方面,是由法務部政風司及各行政機關內的政風單位在負責執行,「肅貪」工作方面則是由法務部調查局在負責執行,理論上只要政風與調查合作無間,就能發揮最大的廉政功效,讓台灣成為一個弊絕風清的廉能國家,但事實上,我國在世界「國際透明組織」九十年所公布之「二00一年國家施政清廉度報告」中,在九十一個受評國家中名列第廿八位,今年更是後退二名,尚未能擠進世界前二十名以內,仍有待努力,究其原因乃在於我國在「防貪」與「肅貪」的實務工作上,存在了許多盲點與僵化,例如各機關政風單位人員因未具司法警察的身分,對可疑貪瀆線索,無法進行司法調查,達到有效的嚇阻,發揮「防貪」的功能,一般只有將案件移送檢調查單位偵查,此往往會喪失防止貪瀆擴大的最佳契機;再者政風單位在機關內簽報案件時,在公文程序上,仍要經過機關單位首長批閱,如此一來,單位主管為避免家醜外揚,就會對政風人員施壓,這就是政風人員與機關首長普遍不合的主要原因之一,甚至單位首長與部屬一起成為貪瀆犯罪的共犯結構,讓政風人員更無力去防止貪瀆的發生,因此個人建議,也是「調改會」一貫的立場,即為確保「防貪」機制的獨立性,可仿效審計部門的設計,將政風單位歸併在監察院,並且修法賦予適當的「準司法調查權」,結合監察委員的彈劾、糾舉權,如此將可發揮強大的「防貪」功能。在「肅貪」工作上,則是提昇調查局至部會層級,配合目前現況的需求,修訂調查局組織條例,並改進現行的辦案制度,充分授權基層單位司法調查權力與移送權力,並與檢察官充分配合,發揮「肅貪」的最大功能。
二、對是否成立「廉政署」一事,大家一定會認為調查局的立場一定是堅決反對,但事實上,我們對「廉政署」並無敵意與偏見,只是持比較客觀的態度來分析此事,以下僅提供個人的幾點看法供各位參考:
1、依據法務部政風司的構想,未來「廉政署」是要設立在法務部底下,如此一來,將出現法務部有兩個功能性質完全相同的單位,在國家財政拮据,政府要求組織精簡的同時,是否有必要如此「疊床架屋」,值得大家深思。
2、調查局從事肅貪工作已有五十年,累積了相當豐富的肅貪經驗與心得,對國家廉政工作的貢獻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也深獲各界的肯定與支持,本局目前內外勤從事肅貪工作的人力高達七百餘人,尚且認為應該提昇本局層級,增加肅貪人力,提昇肅貪案件偵辦的技能,以達到國人對廉政工作的期待,基此,「廉政署組織條例草案」中,僅設置具有司法警察身分的廉政調查員二五六名至三二二名,以如此單薄的人力,加上欠缺實際偵辦肅貪案件的經驗,未來的「廉政署」是否能負起全國龐大的「肅貪」業務,頗令人質疑。
3、「肅貪」的成功與否,端賴政府的決心、法令的配套、及輿論民意的支持,與「廉政署」的成立沒有必然的因果關係,舉例來說,香港的「廉政公署」與新加坡的「貪污調查局」之所以績效卓著,乃是因為香港及新加坡的法律賦予廉政調查員直接搜索逮捕的權力,及對個案是否發動偵查的決定權,另公務員對來源不明的財產須負舉證責任,這些法令的配套,才是香港、新加坡政府打擊貪瀆的最佳利器;而美國完善的證人保護制度,更讓許多貪瀆犯罪的共犯結構成員,願意主動協助政府打擊貪瀆,上述國家成功的例子都是從根本立法上去推動「肅貪」工作,而不只是單純的成立一個「廉政署」就可以達到「肅貪」的目的。」
經過熱烈的討論後,與會的學者教授及立法委員一致認為「肅貪」必須從立法根本上著手,與是否成立「廉政署」沒有必然的因果關係,因此對於成立「廉政署」的急迫性與必要性仍有待審慎評估。
2002/09/04

EMail
EMail
EMail
EMail
EMail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