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查員改革協會 | 調改專論 | 內容

刑訴法修正後之省思(二)
作者:東基營造 / 出處:火線話題
刑訴法修正後之省思(二)
2003/6/23 上午 10:52:18
東基營造

前些時日屢傳檢察官接受「朋友」或警察之邀約,赴有女陪侍之不正當場所歡聚飲宴,引起社會矚目,檢察官之社會關係及人際交往亦一併成為關注焦點。在這些事例中,不管是事前設局邀約,事中引荐作陪或是事後匿飾遮掩,均發現有警察人員涉入,不禁令人懷疑單純之「私誼」何以讓司法警察如此遊走法令邊緣而「兩肋插刀」?而調查局依組織法及刑事訴訟法等相關規定,關於職掌案件有司法警察(官)之身分且於偵查職掌案件時受檢察官之指揮,調查員亦為廣義司法警察,檢調關係呈現何種實際面貌?有無值得檢討改進之處?在此試作一探討。
制式的說法為:調查人員對外交涉應以「不卑不亢」為基本原則。同理,面對檢察官也應如此,然而調查員實務上欲「不亢」甚易,而「不卑」則有許多實際上之困難,曲意逢迎之現象也所在多有,此因:
一、 依現行法制,偵查之主體在於檢方:司法警察係處於偵查輔助者之地位,依法要受檢方指揮。故對於案件之涉嫌輕重,成罪與否,心態消極者總想憑藉檢方之指示或報請檢方指揮而成事。而主動積極者之重要偵查手段,如監聽、搜索等強制作為亦均賴檢方之協力配合,主從之位極為明顯,再加上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三十一條之一「檢察官之立案審查權」,更是進一步鞏固檢察官實施偵查之主導地位,所以在現行體制下,司法警察的角色及偵查功能是極受壓抑的,欲使調查人員能在指揮者面前「據理力爭」或「犯顏直陳」,現實上極為困難。
二、 囿於工作績效掛帥,必須主動拉攏與檢方的私人關係以爭取線索或拓展案源:外勤據點既以發掘案件線索為主要工作,向檢方請求提供線索案源便是一條績效捷徑,甚至主管本身亦要求所屬爭取檢方發交能辦、易辦且有速效之案件,以利於各站績效評比中勝出,這便是習見所謂「將人力、時間資源做最有效配置」、「盡力做好檢調關係」之新詮!另外案件移送後起訴與否,以及起訴遲速,在在影響移送單位之績效表現及評比,此亦全賴檢方支持配合。故在績效壓力、移送(時效)及起訴利益之考慮下,調查人員迎合檢方實為一常態現象。
三、 部分人員爭取組織地位、工作成就之偏差作為:以往調查局本部對案件偵辦採集權式控管,其用意為透過逐層審核,確保案件品質及程序合法。然而逐層核轉偶有延誤偵辦時機之困擾,基層人員在績效評比壓力之下,對偵查方式、証據認定、法律見解,均可能與承審長官有所岐異,「拉攏或借助檢察官之力遂行偵查」或成為少部分人員抗衡救濟之良方。然翫久弊生,檢調這種非常態性、從權式的結合,一旦混入私心,往往使原本之立意發生偏差,產生種種攀權附勢、寅緣牟私或輕躁冒進之弊病。
故就以上三項檢調之間之基本關係看來,所謂「不卑」多係形式要求,蓋有求於人處越多,身段自然就越軟。某些警察人員面見檢察官時,身段之柔軟,態度之殷勤,敬立陪笑之餘,「檢座」不離口,迥異於在外叱吒睥睨之威風,實令人喟歎不已。司法警察既然自甘「居敬處下」若此,檢方又如何會尊重這些警察人員呢?個人以為司法官輕視司法警察之社會心理因素大抵如次:
一、 法律專業之自負及考試導向之學習成就,導致菁英意識及優越感的產生。
二、 法令規定了偵查主體及指揮體系;偵查實務上,非正式的權力操作亦多由檢察官所主導,例如明知司法警察對績效需求甚殷,就可利用重大案件之立案權或分案權來建立對司法警察之影響力。
三、 覺得司法警察之專業能力及道德操守一般較低下,對案件之要件掌握不足及敬業態度亦較欠缺。
四、 少數警察官長不健全態度所引導:有短視近利、曲已從人之官長,則官長之部屬所獲之尊重自然依層級而遞減,惟此種態度一旦養成,必是檢調關係健全化的一大障礙。
我們將前述司法警察與檢方互動之幾個主客觀因素綜合觀察,司法官(檢方)對司法警察,無論是法制上或是實務上,都具有極大之影響力,從而產生如現行紊亂多弊之偵查體系。此主要歸因於我國刑事訴訟法中,主要偵查機關雖為檢察官及司法警察,但卻未能就不同的角色功能給予同樣的重視,偵查主體及職能過於偏重於檢方所致。關於司法警察在偵查程序中應有之定位,近年來學者多已採檢察官與司法警察應立於「平等合作」、「互相補充」之雙偵查主體理論立說,日本以此一偵查體制運行順暢無礙,應是司法界努力之方向。
其次,在現行法律制度尚未修正前,面對既有之檢警調角色功能失衡之問題,茲建議改進之道如次:
一、 司法警察人員應以偵查主體及偵查專業自許自期,建立「職權有別,但偵查角色及功能應係分工、平等」、「與檢方協同合作」之健全心態,執力建構互信、平等、合作之自然機制與默契。
二、 外勤人員要有不投機走捷徑的認知及期許,發掘案件本來即為司法警察應盡之本務。長官亦不要斤斤著意於檢方發交案件之數量、品質,上下均盡量做到不向人伸手要「好案子」,所謂「人到無求品自高」,先站穩立場,才能談不卑不亢。
三、 充實本職學能、專業素養及道德品操,讓檢方發自內心產生尊敬,案子的構成要件及偵查方向先研究透澈,拿定主意後再與檢方討論,要以專業及人品獲取別人之尊重。
總之,建立類似日本「檢警平等合作」的偵查體系,才是調整目前失衡檢調(警)關係、提升辦案績效及落實人權保障之根本良方。而檢調間建立良好之合作關係既然是必須的,必須要求交誼公開、真誠的往來,只求組織一時績效或個人私益而攀附援引,不僅易為人所見輕,且總有利盡勢敗之日。絕大多數的調查人員都是自尊自重,欲在工作上發揮所長,而攬權固位、攀附權勢、僥倖投機者,在各單位中雖仍不能盡免,但其運作空間之大小,亦多視單位主官管是否循私瞻顧或覈實秉公而定,主其事者能否棄絕「績效畫餅」引誘,忍受短期績效不振來革除以權謀私者之積弊,實在是考驗道德勇氣之良機,也是現階段建全檢調關係之基礎。
------------------------------------------------------------------------------------------------------------------

2003/6/23 下午 05:36:48
無味
檢警或檢調關係的密切程度,原則上,關鍵在於案件的性質。檢方大部分的業務〈如偵查、相驗〉,較常與警方聯繫,少部分特殊或重大案件,才與調查人員有所往來,以致親密度難免不同。當然警方的工作較為〝活潑〞,警察人員較為〝世故
〞,調查工作較為〝嚴肅〞,調查人員較為〝斯文〞,也是部分原因之一。但無論檢、警或檢、調,只要企圖結合牟私,都會發生危險,此與社會各階層其他弊案的發生,自然是同一個道理。
以前檢察官有權核發搜索票時,因警方的聲請案件太多,有時較不嚴謹,會比較依賴檢方,尤其警方的業務事項繁多,被挑毛病的機會相對增加,所以表現的態度較為柔軟謙卑。而調查單位聲請搜索票時,因案件有限,且彙整資料較為齊全,可謂百分之百會准,另業務事項與檢方少有牽扯,故較無謙卑做作的必要。此乃工作性質使然,也是行走官場上的自然現象。
不過,任何人與人相處之道,若一方存有鄙視對方的念頭,相信公誼或私情都不會長久舒暢。尤其檢方權力日漸限縮及新刑訴制度即將開始的情況下,檢警或檢調勢將逐漸走向互助合作的道路,是不可避免的事情。這也是心態上應開始改變的時候
了。當然,同一線上的人,自我充實學識,努力學習,認真負責,也是改變心態的基礎。
但在制度設計上,即使有處於合作或配合關係的味道,訴訟體制也必須有其牽制或控制角色存在,或許可稱之為「分工角色
」,「分工」本難完全平等,應是制度下運作的方式而已。原則上,個人是相當贊同自尊人尊,自重人重。而在自己的工作地位上,扮演好自己的工作角色,相信也是自尊自重之道,每位執行者,都不應輕忽每個工作機器,如此才能將打擊犯罪的事業經營得好。
至於績效問題,掌事者要求績效,原屬正常,也算是人類上進心與成就感的驅使。只要手段正當,方法正確,符合人性,無違品味,理應可以接受。若能取得案源,辦出一些好案、大案
,也是有益社會,有功國人。「人到無求品自高」,固是金玉良言,但「無案可辦才將盡」也會遺憾。
--------------------------------------------------------------------------------
2003/6/25 上午 09:36:40
雞婆
在中央集權式的逐級審核制度下,所顯現的優缺點都有,但無法應對互動越來越快的脈動是不爭的事實,若因此指稱外勤人員在案件的處理上,所謂「拉攏或借助檢察官之力遂行偵查」是偏差行為的話,這個指控實在太沈重!
各級承審長官對案件的偵查方式、証據認定、法律見解,是否亦應自省有無過於主觀,認知是否與外界實務有落差,否則這種中央集權的制度,將來必為本局帶來災難。
2003/06/23

EMail
EMail
EMail
EMail
EMail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