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查員改革協會 | 調改專論 | 內容

提升司法警察偵查權責因應新公訴制度
作者:東磯族 / 出處:
提升司法警察偵查權責因應新公訴制度
2003/7/9 下午 05:17:11
東磯族
參加刑事訴訟法修正實務分區研討會,對於主講的幾位檢察官學識、見解及口才均令人欽服,然而少數主講人在演講過程中,除了針對主題闡述未來可能的實務走向外,言語間充滿了檢察體系對司法警察品操及專業能力的不信賴感,這當然是有以致之,司法警察長期以來形象不佳牽連極為複雜,實難以盡數,但對於司法警察的專業能力改進部分,個人另有想法:
綜合主講人題外意見的二大重點:
一、 以檢方目前的人力數量、配置及訓練,顯有人力不足、工作負荷過重的問題,實難以因應九月一日新公訴制度的實施後的業務需求,司法警察人數雖多,但因應準備程度更不足,在新制的運作下勢必呈現摸索著石頭過河的窘境。
二、 強化司法警察偵查能力及蒐證品質的最佳作法莫過於直接將司法警察投入公訴程序,使其經過精密的證據檢驗及交互詰問後自發的瞭解,實施新公訴制度後法庭對司法辦案品質的要求提高的程度,因而促進司法警察自發性的提升其偵查能力及蒐證品質。
誠然,在所謂「偵察金字塔體系」的人力配置上,檢方有七百餘人,而調查局有二千六百餘人,警方更有所謂八萬大軍,其專業程度向上而遞增,若按現行規畫移撥半數檢察官為偵查檢察官,半數擔任公訴檢察官,則公訴檢察官的人數仍嫌不夠,工作量負荷仍然過重,則根本問題仍未解決,可否思考將現行七百多名檢察官全數擔任公訴檢察官來實施公訴?亦即將偵查的權力下放給司法警察,讓檢方之主要工作變為實施公訴仍然給予案件偵查權及案件審查權,即仿效日本制度實施修正式之雙偵查主體制度,如此可以解決前面所講之大部分問題。以憲警調這麼多的人力物力資源能力,若仍僅位居於偵查輔助機關,無疑是國家資源的浪費!故與其讓司法警察直接投入公訴程序,利用體系運作「訓練」司法警察,作為加強司法警察專業能力之良方,何不讓司法警察成為偵查的主體,其收效更大!循著主講人的邏輯推論,只要在制度上加重其權力,必然便會有良性的變化,蓋權力的加重亦代表責任的加重,亦必然伴隨能力的提升,這是組織反映業務性質及環境變化必然的成長,故只要賦以權責,目前所謂能力欠缺的憂慮便可逐步化解,以本局為例,在現行制度下對案件偵查的程序及品質一直都隨著院檢的要求在變化、在提升,相信其他司法警察單位亦是如此。有機性的組織自然會隨著環境制度而變化,如同這次刑事訴訟法大幅修正的情形看來,院檢警調等無不大力調整以適應新制,現行制度限縮了占有大量資源之司法警察承擔更大責任的機會,才會造成如前述檢察官隱喻司法警察依賴因循、能力受限的情形,故個人以為故勿以單純因素來論斷整個組織的成長及能力,既然要變革乾脆便倡議做大翻修,讓這龐大的偵查資源能夠釋放並隨制度變革而提升,對於檢方(人力不足,業務負荷)及司法警察(權責不足、士氣不振、證據能力限縮等)均面臨的困境,可以利用這修正式之雙偵查體系來解決。
--------------------------------------------------------------------------------
目前共有 5 篇文章
--------------------------------------------------------------------------------
2003/7/9 下午 07:47:50
贊成
「東磯族」學長為文精闢,見解鞭辟入裡、擲地有聲!殊值贊同!
--------------------------------------------------------------------------------
2003/7/9 下午 11:45:22
偵查主體
只不知檢察官「偵查主體」的迷思,什麼時候能覺醒?
上文不妨貼到檢改會網站,看看諸位檢座有什麼看法。

--------------------------------------------------------------------------------
2003/7/10 下午 06:58:28
中觀
東磯族學長指稱:〝權力的加重亦代表責任的加重,亦必然伴隨能力的提升,這是組織反映業務性質及環境變化必然的成長,故只要賦以權責,目前所謂能力欠缺的憂慮便可逐步化解,以本局為例,在現行制度下對案件偵查的程序及品質一直都隨著院檢的要求在變化、在提升〞,似乎過於樂觀!
制度上,檢察官是偵查主體,但實務上,以前不是,現在不是,未來也不可期待!只要看他們是如何用檢事官,如何操作黑金中心及特偵組即可知!
只是本局在實務上有偵查主體性,卻一直自綁手腳,寧為配角,且未能自我提升戰力,是為可憂!

--------------------------------------------------------------------------------
2003/7/11 下午 08:03:47
東磯族
 個人認為在民主開放、多元約制的台灣社會環境中,數十年來的教育普及發展及文官考用培訓制度已為我國培養了高素質的司法警察,而多元社會內的各種社會力量的相互激勵約制,亦促使司法警察機關業務的質量及能力與時俱進,以增加其職責逼促司法警察釋放其潛能,這種正向發展的期待即便是樂權的,似尚未脫離現實。
 檢調之間的關係,恐怕不因學長有「實務偵查主體」之說,而有所變更,制度上的設計,注定司法警察就是輔助偵查機關。權力誰屬,就是偵查主體,不因為檢方在案件偵查中處於主動或被動的地位,就減損了其主體性。「趙孟之所貴,趙孟能賤之」,偵查中種種大權既操於他人之手,似乎不宜以「實務偵查主體」自負,遇上專斷剛愎、自主性強的檢察官,司法警察勢難分享偵查權力,據個人體驗,即便是最稱開明的檢察官,都未必會同意司法警察在制度上與檢方併居「實務偵查主體」之說。
 誠然所謂「實務偵查主體」之說,的確是某種現狀的反映,也是我等對案件偵查角色及專業應有的自我期許。這不是更反應出學長對自身能力的自信及自覺,認為能扛起更重的責任,成為與檢方併立之「偵查主體」嗎?
 現行制度使調查員等司法警察在偵查角色的應然及實然面具有龐大的心理落差,某種程度也造成認知上的失衡,轉摘中觀學長宏文:「制度上,檢察官是偵查主體,但實務上,以前不是,現在不是,未來也不可期待!」不也是某種心理的反動,恰好對映檢調權力關係的失衡,才會產生如前文所言「本局在實務上有偵查主體性,卻一直自綁手腳,寧為配角」的後果,這也是筆者先前在「刑訴法修正後之省思(二)」拙作中所要反省的重點,不若就一齊倡議,化“實務偵查主體為正式偵查主體”吧!
 有關於刑事偵查主體的論辯,很早便有學者在為文探討,且應以日本式修正式雙偵查主體制度最值我國參考(個人意見,請參照相關期刊論文),可惜卻因與檢察體系的主流意見有所杆格,而一直未列入官方考慮,部裏之主流思想一直是檢察系統主導,眾人皆知此制極不易獲得支持,然而僅是一味增加檢察官或檢察事務官之人力及至待遇、權力,仍然無法根本解決問題,雙偵查主體制或許只是如某些人批評”滿足機關權力欲”的治標之方,但此說還有二個問題待澄清?
一、台灣社會文明要進步到何種程度,司法警察的品操能力才能獲得社會支持而取得類似檢察官之偵查權力?
二、若採行雙偵查主體制,加重了司法警察偵查權責,對社會公義及司法體制有多大的崩壞效果?

--------------------------------------------------------------------------------
2003/7/11 下午 08:06:54
更正
這種正向發展的期待即便是樂”觀”的,似尚未脫離現實。
2003/07/09

EMail
EMail
EMail
EMail
EMail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