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查員改革協會 | 調改專論 | 內容

請多瞭解調查局
作者:趙敬強 / 出處:檢改會網站
一、調查局干涉檢察官指揮權?
縣市調查站與縣市警察局性質上並不相同,從行政法的觀 點上來看,縣市警察局性質上為行政機關(註一) ,而 縣市調查站則只是調查局局本部的派出單位(註二),由 於兩者間的組織存在著性質上的差異,所以調查站在接受 檢察官指揮時的處理方式,自然也就與警察局有所不同。 先不論這樣的設計是否合理,但現實的制度確實是如此, 對調查局而言,所有的調查站與所屬的調查員都是直接歸 局長指揮(註三),所以調查站在接受檢察官指揮時必須 循層級向局長報告,而這樣的制度要求並非調查局所獨 有,事實上基層警察如果接獲檢察官指揮時,也必須向上 級報告,否則他如何向長官交代自己的行蹤,又如何能獲 得同事的行動支援,只不過實務上大概沒有檢察官會對基 層警察發指揮書,而且警察局與各分局也都位在檢察署的 轄區內,不像調查站與局本部有空間上的距離阻隔,所以 檢察官難免也就忽略了所有司法警察機關都具有的行政指 揮監督關係(註四),並進而將調查站接獲指揮書後陳報 局本部的行動,解讀為調查局藉中央集權方式干涉檢察官 指揮權(註五)。

現實的制度固然如上,但是就實務經驗而言,調查站作為 局本部派出單位的制度設計恐已不合時宜,未來無論是基 於檢調指揮協調的便利性,或是基於案件偵辦行動的機動 性,調查站的組織確有必要調整為可自行運作的行政機關 架構,何況目前擔任縣市調查站主任的人都有廿年以上的 工作資歷,只要人選適當,基本上都應該具備獨當一面的 能力(註六),實在沒有必要事事向局長請示後再作動 作,徒然減低行政效率,也消耗了局長思考本局業務革新 的寶貴時間。

二、調查員不服檢察官指揮?
相對於警察局掌控的龐大警力,調查站除了少數大縣外, 通常只有三、四十名調查員,其中大約一半的人力分配於 各內勤業務組,一半的人力則分駐於各地擔任外勤據點。 外勤據點雖然都具有相當於警察分局長的職等(註七), 負責的轄區也可能廣達數鄉鎮,但卻只是孤身一人,與警 察分局所擁有的警力天差地遠,所以外勤據點是絕無獨立 辦案的能力可言;至於內勤業務組中以廉政組為例,頂多 也只能分配到三、五名調查員,這樣微薄的人力辦個小案 或許還能勉強支應(註八),至於一般的案件都必須動用 到外勤據點來協助偵辦,然而外勤據點本身總共有七大項 業務要按月進行績效評比,光是情報類的工作對外勤據點 就已經構成沈重的負擔,何況除了廉政部門以外,還有犯 防、緝毒、偵防等部門的案件也需要他們協助偵辦,所以 人力的協調調度對調查站來說是極端吃緊的,調查員不可 能閒著沒事幹來靜待檢察官指揮,因此凡是檢方指定執行 日期的偵辦行動,對調查站而言是最為棘手,因為特定的 日期通常已先規劃好了預定的工作,而這些工作往往也包 含其他檢察官所指揮交辦的行動在內(註九),雖然調查 站絕不會故意得罪檢察官(註十),但如果真的無法抽調 足夠的人力,最後也不得不協調檢察官改期執行,然而有 多次合作經驗的檢察官固然會予以諒解,但對於合作次數 不多,或是不了解調查站人力多寡的檢察官而言,這種 「不服指揮」的行為必然會惹得他七竅生煙惱怒非凡,而 最嚴重的結果便是檢察官開一張「抗傳即拘」的傳票要你 到偵查庭報到,拿對付犯罪涉嫌人的強制處分權來調度司 法警察。

另一種「不服指揮」的類型,則牽涉到調查局不像警察機 關對於刑事案件具有完整的一般管轄權,調查局依法只對 法定職掌範圍內的刑事案件具有特別管轄權,如果檢察官 指揮的案件並不屬於調查局的法定職掌,調查員對於欠缺 司法警察官身分的刑事案件(註十一),當然礙難接受檢 察官的指揮進行偵辦,但對於有所誤會的檢察官而言,自 然也會產生調查員「不服指揮」的觀感。 至於真正的「不服指揮」,應該是指存心抗命,毫無理由 的拒絕檢察官指揮的調查員,雖然我個人是不曾見過,但 既然不少檢察官都有對調查員不服指揮的抱怨,可能確實 仍有這種活在戒嚴時期的古董級調查員存在,但既然調查 局沒有任何的法令規章容許這種行為存在,那這種不服指 揮的行為就跟人有好人壞人一樣,只能算是個人違反體制 的不當行為,並不能因此導出調查員都不服從檢察官指揮 的結論。

註一:縣市警察局有機關專屬的大印,具備獨立對外行文 的能力,且依據臺灣省各縣(市)警察局組織規程,縣市 警察局設有人事室、會計室,享有人事權與預算權,因此 縣市警察局在組織上是屬於行政機關。
註二:縣市調查站沒有機關專屬的大印,因此除了局本部 授權發行的文書外,其他所有的文書都必須先獲得局本部 的核准後,縣市調查站才有資格對外行文,此外縣市調查 站也沒有人事、會計部門等行政機關必備的編制,因此縣 市調查站只能算是行政單位而非行政機關。
註三:調查員的考績、升遷、調動都是由局長決定,站主 任只有建議權並無決定權,固然站主任可調整所屬調查員 從事偵防、情報、肅貪等業務,或是擔任外勤據點,但這 只是調查站內部的事務分配,就如同檢察官被劃分為肅貪 組或經濟犯罪組一般,調查員並不因為其在調查站內擔任 工作的不同,而改變其在調查局所銓敘的法定職位。
註四:行政機關都有差勤管制,不可能不向上級長官報告 就自由行動,何況犯罪偵查還牽涉到人力支援與經費報 銷,如果不事先通報也不可能獲得任何人力、財力的後勤 支援。
註五:調查站將指揮書陳報局本部以後,只要指揮的案件 是屬於本局法定職掌內的事項,就個人的工作經驗而言, 還不曾遇到局本部不准站部依檢察官指揮偵辦的案例,此 外,局本部對於後續陳報的指揮偵辦行動都是使用「准予 核備」的字句,並無藉核准與否來干涉檢察官的指揮權。 (個案如果確有來自黨政高層的關說阻擾,只能算是體制 外的變態行為,就如同以往檢方也會受到上級或上上級的 壓力而影響案件的起訴與否,但相信沒有檢察官會認為這 是制度上的常態行為)
註六:此註為何意,調查員自己知道就好了。
註七:調查員初任為六等一級,大約五年便可升任八職 等。
註八:製作一份調查筆錄,需要二名調查員分別擔任調查 人與筆錄的工作,至於一個搜索行動則起碼要有四名以上 的調查員,才足以控制現場並確實搜索應扣押之物。
註九:不知能否建議地檢署在指揮案件偵辦時,也能夠在 內部先進行協調,否則每次案件撞期都要調查員四處求爺 爺告奶奶,縱使好不容易協調成功,事後仍有可能使讓步 的檢察官嫌我們大小眼,甚至也可能得罪站裡其他業務組 的同仁,結果搞得裡外不是人,對內對外都被冠上拔扈的 惡名。
註十:調查局對於案件的績效核分是依據起訴書為標準, 不但案件不起訴沒有績效,只要起訴的時間拖過六月或十 二月,每半年的績效排名就會受到影響,所以調查站絕不 會故意得罪檢察官來自討苦知。
註十一:依據調查局組織條例第二十三條,調查員只有在 執行犯罪調查職務時才具有司法警察官的身分,且這裡所 指的犯罪調查職務是指調查局依據行政院核定的法定職掌 中有關犯罪調查的項目。有檢察官(我個人懷疑還有部長 級的人物)認為依據刑事訴訟法及調度司法警察條例,調 查員既然身為司法警察官便無權挑選檢察官指揮的案件, 但實際上刑事訴訟法及調度司法警察條例並沒有明文直接 規定「調查員」的司法警察官身分,調查員的司法警察官 身分乃是依據調查局組織條例所賦予,因此調查員的司法 警察官身分也就必須受限於調查局的犯罪調查職務(即調 查員是屬於依法令關於特定事項得執行司法警察官職務之 人員)。
2000/06/12

EMail
EMail
EMail
EMail
EMail
EMail